一、神明絕緣體

作者:不加冰

 

與太子爺第一次接觸的時間,大概是在2008年的八月。這個緣份結得有點匪夷所思,因為我是一個不相信神存在的人,沒錯,就是江湖人稱的「鐵齒」,而且還是牛肉不離口的鐵齒。

 

我從小跟廟的接觸可以說很深,我出生在南部鄉下,不管是外公還是爺爺那邊,村裏都會有廟,而且每個地方還不是只有一間而已,當時還納悶祂們為什麼那麼多別墅?在爺爺這邊,我爸他們那一輩常接觸廟裏的活動,我爸除了當宋江陣的鼓手外,跟一些叔叔輩的還都是「轎仔腳」,有人要問事,他們晚上就會上工。每次看到他們在上工,心裏總有些興奮感,不知道他們那來的力道,可以把轎子扛得虎虎生風,而且還有人可以跟沒聲音的轎子溝通,一來一往,有問有答,這真是厲害,或許他們也可以跟植物人溝通喔?

 

當時有很多人都來求家人的健康,但神明怎麼醫呢?我最常聽到的是抬著神轎出門去採藥草,而且還有看時間喔,幾月幾號的幾點,往那個方向出發,會在什麼地點看到什麼,在那邊就可以找到藥草了,聽起來夠神奇吧,難道神明有用google地圖在搜尋嗎?至於採回來的要草有沒有效,我也不知道,但類似的採藥草踏青活動,卻時常舉辦!

 

不知道為什麼,當時所有的廟宇活動,不管是大小拜拜、遶境、宋江陣、採草藥,我都只是因為好玩而玩,沒有所謂的信仰。我可以跟阿姨一起聽瘋和尚下地獄的錄音帶一整個下午,聽得津津有味,卻不願意跟鄰居小孩去田裏偷採蕃薯。我搞不懂的是,我不相信祂們,卻對祂們很有興趣,我嚴重懷疑我是不是有戀神癖?還是精神有問題?難不成我有當和尚的千年根基嗎?

 

與神共舞那麼多活動,最後我卻變成神明絕緣體,任何東方西方、男的女的、老的小的、白的黃的、過鹹水沒過鹹水的,對我來說只是神「名」,要我相信「神明」,那是不可能的,不然你把祂叫出來我看看!

 

我從小就很瘦,個子不高,給人長不大的感覺,所以當時常被奶奶帶出場問事,那邊人多那邊去。記得有一次去一個壇,應該是私人壇吧,放神像的地方是在頂樓。那個號稱神人的人,就用大香燒黑的部份,在黃紙上畫符,說回去化在開水中喝掉就沒事了,當奶奶道謝時,我卻說萬一喝完肚子痛怎麼辦,結果被神人白眼,當然免不了被奶奶罵了一頓。

 

那我有喝嗎?我還真的喝了!除了是奶奶的強迫外,其實我想喝完後,看看會不會有什麼東西來找我,所以我一喝完就躺在床上,閉上眼睛靜靜等待。就在我昏昏迷迷快睡著的時候,我聽到了聲音,我好開心興奮了起來,再仔細聽,聲音還是國樂,我可高興了,想說這下子可以看到神明了,搞不好還有機會吃顆蟠桃,或是騎騎仙鶴下盤棋。就在我幻想的時候,怎麼感覺音樂重覆,沒幾分鐘就回到相同的曲調上,難不成上面的音樂都寫得太短嗎,國歌都還比它較長!就在我納悶的時候,傳來一個再熟悉不過的字!

 

「幹!」

 

這時候我驚醒了起來,我向窗外聲音來源處一看,我心裏也響出了一個字來!

 

「幹!」

 

原來是隔壁的老人會在練習樂器,不是仙樂飄飄,我到了天堂。我的南柯一夢就這樣醒了,蟠桃、仙鶴都不見了!我的夢結束了,但我喝符水的日子並沒有結束,反而變本加厲,喝得是另一家神人指示的藥草,我只能說那真的是神喝的不是人喝的,苦的要命,我只能且戰且走,喝一口吐一口,不然我想我活不到現在!不知道是不是經過這麼多神事聖蹟的加持,我現在怎麼吃都不會胖太多,讓女性同胞想拿刀砍了我!

 

我也跟著我那位一起聽瘋和尚的阿姨去求三寶,不是人蔘貂皮烏拉草,也不是勞保健保吃到飽,而是宗教儀式的三寶,只是求完還是一樣沒感覺,只對巷口的三寶越來越有感覺,因為烤鴨真的太香了!阿姨是很高興渡化了一位迷途羔羊,我是到處在跟神明嗆聲,希望祂們能讓我看看!可能我還嗆得還不夠多尊神明吧,始終看不到祂們來找我,就算派個神獸來嚇嚇我也好吧!

 

奇了吧!可以說是半個廟裏長大的人,沒想到骨子裏卻打著反神明的大旗,當時應該很多「道中人士」,認為我是被另一方派來搞破壞的,這豈不是在上演無間道嗎?我可不是劉德華,也不是梁朝偉,更沒有領演出費!神啊,祢到底在那裏?

 

不曰:我想我當時的心裏很矛盾,心裏一直響往著那個世界的存在,但實際上卻

      一直找證據來說破神話的不切實際,最後找不到,只能當成是個烏托邦。

      或許當時我選了跟別人不一樣的思考,來證明祂們的存在,這當然會被當

      成大逆不道。

創作者介紹

常愚居舍

不加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