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:不加冰

 

不曰:在許多廣大的能量場裏,有某些能量場的頻波會跟自己比較接近,可以藉

由這個頻波讓自己好收發訊息,於是便將自己的頻率,調整向最接近自己

的能量場頻率,這就是拜師的源由。

 

我可以拜的老師會是誰?老關、瑤媽、觀姐、老君、還是小李?我常在幻想這個問題,但其實困惑我最大的是,我真的有資格拜所謂的神明為師嗎?雖然我有時會捐點小錢,有時會讓座。但,我會有這所謂的福份嗎?這些困惑,讓我自己感到自卑,所以我也沒向任何人說出口,包含老頑童與我的老板,因為總認為自己不夠格拜師。但,我錯了!其實每個人都可以拜師學習的,只在於你願不願意!那我的老師會是誰?這又跟夢有關係了!

 

會知道拜誰當老師,這時間點我記得很清楚,因為隔天就是七月初一普渡,老頑童這次回台灣就是要處理普渡與網站的事,幸好如此,我夢境延伸的問題,隔天就得到解答了。

 

七月初一當天,大家都準備完了拜拜的東西,就在後頭聊天等拜拜時間到,此時我按耐不住性子,就將昨天晚上的夢跟老頑童講,想說這會是跟之前做的夢一樣,是在傳遞訊息給我嗎?老頑童笑笑的要我自己擲筊去問,我傻了!我那會擲筊跟神明溝通啊?這是在為難我吧?

 

旁邊的師兄姐也鼓勵我自己去問。

「凡事都有第一次嘛,只要將自己的問題釐清,直白的說就可以了!」

頓時覺得大家都很殘忍,要我孤伶伶的一個去面對神威,我這弱男子怎禁得起赫赫神威呢?於是在眾人的眼光之下,我硬著頭皮,鼓起勇氣走到大殿拿筊,準備我的第一次與神溝通!我,開始問了!

 

「請問這是夢嗎?」,笑筊!

我懷疑了自己,又再問!

「請問這不是夢嗎?」,又是笑筊!

「是我想太多嗎?」,還是笑筊!

我,放棄了,我認為無法與神明溝通,祂們笑我笨,所以都給我笑筊,我敗了!

 

我將擲筊的經過跟大家講,引來一陣大笑,老頑童說:

「你問錯問題了!這是夢,只是是一個有訊息的夢,所以我那樣正反兩面問是不是夢,當然會給我笑筊啊,因為都是,也都不是!」

於是,我用老頑童說的問法,再次挑戰與神明溝通,但沒想到我還是一樣擲不到三個聖筊的指示,我又敗了!我只能摸著鼻子,再次將這大敗的消息告訴大家。

 

不曰:「九華殿這個地方,是希望每個人都可以體驗一遍過程,這樣你才能清楚

的了解,所以其他師兄姐沒有主動來幫忙,是因為他們知道這樣會阻礙我

的學習!況且,每一個在九華殿的人都是這樣走過來的!我也很感謝他們

當初這樣的做法,否則我不會有其他深刻的體悟!」

 

由於大家聊天的地方是所謂的吸煙區,煙霧彌漫到我受不了,所以我就走到前面坐著,隔壁過個門就是大殿了,慧根不夠,所以我只好一個人落寞的坐在客廳。過沒多久,老頑童到大殿擲筊確認一些事情,我也好奇的在觀察他怎麼擲筊,是否有所「撇步」可以偷學。結果看到老頑童突然轉頭看著我,然後念念有詞的繼續擲筊,之後他又走向後面的吸煙區了。當看到老頑童這樣望著我,人賤的天性就出現了,總覺得他擲筊的事情一定跟我有關,於是好奇心做祟下,我鼓起勇氣,再次走向煙霧彌漫區了。

 

「你的老師來找你了!」,我愣住了!

「我的老師?我也有老師耶!而且是祂來找我,我好高興啊,心裏這麼想著!」

「你的老師是閻王!應該是適合的時間到了,不然怎麼一過七月初一的子時就找上門了!」

 

「閻王?加上七月初一鬼門開,我要下地獄被抓去關了嗎?隨即一種不知該高興還是悲哀的矛盾的感覺衝上心頭!心想老頑童是不是弄錯了啊,其他師兄姐都是在天上飛的,我怎麼會是住在地下的呢?心裏有種死定了的感覺,這下子慘了,以前燒殺擄掠,這下子果然報應到了,等著準備上刀山下油鍋吧!」

 

雖然老師都主動找上門,讓我掃除沒有老師可拜的憂心,但拜閻王為師,我真的很掙扎,很想大聲說「我想換老師!」,但我不敢說,因為敢不給閻王老子面子,那真的是活得不耐煩了,我怕死的時候,會更加淒慘!但這些恐懼的情緒,其實都是我多想了,因為我太不了解祂們了,所以才怕得毫無理由!

 

不曰:能量場的名字都是人自己取的,連階級之分也是人搞出來的,祂們只有各

司其職的大愛,沒有世俗誰大誰小的分別。一般人對閻王的感覺,多以恐

懼居多,當時我也是這樣的感覺。我從不接受閻王老師到懷疑祂們,祂們

一樣沒有分別,一路護持幫助我到現在。

 

由於恐懼的作祟,直到真正行拜師儀式的這段時間,我都不太敢提我要拜師!但終於有一天,因為自己搞不清楚狀況的自大,終於開口提起要拜師的事!

 

話說那一天跟師兄姐在九華殿聊天,說起現在世道的變化,天地人三界的能量場都開始變動,想要維持三界的平衡,就要調整失序的能量,否則只會繼續失衡下去,混亂與變動會愈來愈大。當時因為自己莫名的正義感湧現,要展現「地道」的力量,就認為自己應該要挺身而出,準備當超人維護世界和平,所以我要拜師了!

 

不曰:拜師不是要自己當超人,也不是要做什麼捨身取義的大事,為的只是讓自

己能與自己相應的能量場更好對頻與接續而已,大家別把拜師當成是一種

迷信的深淵,好像拜師就要為能量場拋頭顱灑熱血,或者拋家棄子。

 

或許有人會因此得知自己有所謂的天命,或是自己有什麼能量場的力量,

覺得自己與眾不同,但就算真是如此,也請你不用得意,因為另一個看法

就是,你答應要做的事,做了幾輩子都還沒做完,所以這輩子還要繼續做,

直到完成為止。總歸一句話,有天命表示「欠債」欠到現在,所以這輩子

認真的做完吧,若以此高調亂用能力,只會愈欠愈多債,利息也會愈加愈

多!

 

但依照慣例,並不代表我想拜師就能拜師,還要三聖筊落定才可以,因為不是人說的算。雖然老師有來找我,但會不會頂多只是有緣而已呢?所以我請一位師姐,幫我去確認是否可以拜師時,我心裏是很怕被神明打槍,搞不好還將這打槍的消息,貼在神界布告欄。在確認的這幾分鐘,我心中忐忑不安,如坐針氈,甚至有些後悔幹嘛要問拜師的事。但該來的總是會來,師姐終於走上來了,答案也即將公布!

 

「你可以拜師了!」

我聽到答案時,心中有莫名的感動,而且,我沒有被神明打槍,哈...

「你可以先在九華殿,向閻羅天子請託,由祂轉達與代受儀式,日後再擇日去拜師。」

我終於也有老師了,雖然我跟祂很不熟,也很怕祂!

 

事後我找時間自己擲筊問時間與地點,約莫一個月左右後,在「誰理你」師姐與老板的陪同下,我們到我老師的廟裏,準備行正式的拜師儀式。照程序稟完後,我就跪在老師神像前,看是否有所「感覺」,當下只覺得一股不屬於我的力量出現,我就一直磕頭,本以為是拜師儀式裏要磕的一百零八個頭,但實際上,我磕的頭不是只有一百零八下而已,就一直猛磕狂磕瞎磕,最少有一百零八乘以五這麼多下。我不只額頭紅了,也瘀青了,最後還結痂!此時我與陪同的「誰理你」師姐都浮現相同的想法:「會不會十殿閻王都是老師?」。天啊,這太可怕了吧,我是不是自投羅網,自己往地獄裏的刀山油鍋跳。

 

不曰:大家都以為自己可以控制自己的身體,但你發現你意識清醒,但身體卻不

      受控制時,你覺得會是什麼情形?當時的拜師就是這樣一個情況,明明意

      識清醒,但就是有一股無形的力量牽動著你!

 

      這除了是磁場的相應外,其實也在讓我的身體了解到有「祂們」的存在,

      因為我心裏存著太多的懷疑,總得讓我實際的去驗證吧!

 

事後得知,我的老師還真的是十位,因為祂們的法門都一樣,別人是一次拜一個老師,我一次拜十個,十個老師一起管,這下真的是「賺」到了,還「賺」很大!

 

拜完師,老師另有交待功課,於是「佛說長壽滅罪護諸童子陀羅尼經」,成為我讀的第二部經典,這經典有點長啊,讓我頭大,啊不是,說錯了,是讓我頭裏面的智慧變大,簡稱「頭大」,真是感謝老師「們」的用心良苦啊!

 

在拜完師的當天晚上,我又做夢了,夢到一個白底透光的黑色圓輪進來,那黑色的圖案像是許多不曾見過的文字所組成。雖然我不知道圓輪代表什麼,但當圓輪要離開時,我不知怎麼的,一直大叫老師老師,結果圓輪傳來一個讓我發呆的訊息,「幹什麼!」,之後圓輪就離開了,我也醒了,覺得這夢莫名其妙。經擲筊確認後,當天的圓輪是我老師的能量場,而我一直叫祂,或許就像小孩子,看到熟人要離開時,總會想撒嬌,也可能是想藉此讓老師知道我的存在,叫祂別忘了我!

 

「幹什麼!」

這句話果然有我老師的風格,畢竟祂很忙的是吧,哈...

 

 

待續...六、打坐與調體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常愚居舍

不加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