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:不加冰

 

不曰:打坐,不是一定要看見什麼,也不是會得到什麼,別想得太神奇,單純讓

身體安靜休息,調整生理循環,循環一好,身體當然就健康。

 

調體,是調整身體,不是要讓你起駕辦事,只是藉由大能場的能量,來幫

你疏通筋脈,所以會有一些大動作,或是奇特的姿勢出現,不是要你跳起

來當神明的代言人,或是操五寶當超人。

 

第一次打坐,以為會看到老師拿著教鞭出現,或是看到其他神明的出現,但其實沒有,空空的一片,就只是閉眼...吸氣吐氣...,靜下自己的思考,就這樣重覆這幾個動作,剩下只是感覺到自己腳麻,或是那邊癢,沒看到別人或是書上說,會看到光看到什麼影像的,所以我認為我不正常了,果然我不是百年難得一見的武林奇才!其實「看不見」,才是正常的,就算你在打坐中感受到能量場,祂們也只會是個光,而不是「相」。

 

打了幾次坐後,突然有了所謂的「感覺」。

 

開始打坐前,我都會先磕頭,當時感覺一股力量將自己往前拉,以前頂多是左右搖擺,今天那直接往前拉的力道嚇到了我,以為要被拖到地下見老師了,我趕緊睜開雙眼才抵抗了這股力道。打坐不久後,覺得丹田那邊悶悶的,於是調整了一下姿勢,幾分鐘後,身體呈現小小的前後晃動!

 

「怎麼會這樣?地震嗎?還是我連續放屁不自覺?」

 

接下來前後晃動變大,過不久就停下來,然後又變成左右的晃動,動作也一樣愈來愈大,此時心中想笑又不敢笑,想笑的是自己終於有感覺了,我好像搭上線了,不敢笑的是,我無法控制住那股力量,但更糟的是,我根本不知道這股力量是從那裏來的!這時晃動停止了,以為可平復一下受驚的心情,沒想到來一個逆時針方向的旋轉,而且力道比之前的更大。

 

「是不是老師來找我,有的話還請示意一下!」

 

沒有這念頭還好,一有,逆時針的旋轉的力道加劇,像是頭文字D的甩尾,我搖到快坐不住,我嚇死了,只能順著這個力道一直旋轉,一直覺得我死定了,我要變成我外星人了,我都晃成這樣子,怎麼沒有人來救我!經過一段時間後,晃動終於靜止了,內心一直在問是不是結束了,但一直沒有回應,這時我才敢睜開眼睛趕緊站起來,深怕又一個連續甩尾動作,我又掉進了旋轉地獄!

 

在這些晃動中,我是有意識的,知道自己處於那裏,,矛盾的是,心裏害怕的深處,卻有種久旱逢甘霖的喜悅。打坐晃動之中,感覺不到時間與空間的存在,像是浮在空中,處在一個廣闊無垠的象限裏。晃動旋轉中有不知名的舒服,像是隨著一股自然能量在奔騰,像是自由像是解脫。

 

不曰:打坐會有這樣的晃動是很正常的,但不是每次都是必須的,如果一直想要

有這種感覺出現,極可能會陷入自己的幻想中。

 

晃動是代表有能場進入體內,祂順著某個軌道在調整自己的身體,但因為

身體有所阻塞,所以能場變成會自己找「路」流通,最後由內而外變成一

股牽扯自己晃動的力道。所以晃動不代表真好,因人而有所不同!

 

打坐,已經變成是我例行性的功課了,雖然當下覺得很無聊,也坐不太住,但還是遵守著師尊們的「關愛」,不敢荒廢。但我真的太想要「感覺」了,因此,我創下了九華殿的一個不世創舉,說出來大家可能不相信,因為我打坐可以坐到尾椎磨破皮,這很匪夷所思吧,但這卻是事實。因為太想要的念頭一直去不掉,所以在一次打坐中,老師就一次給個夠,讓我晃到爽快叫不敢,看我還敢不敢亂要。當天回家洗澡,被水淋到的破皮尾椎,痛得我在心裏亂叫。到現在跟別人聊起打坐會磨破皮,都沒有人相信。

 

第一次調體,很興奮,好像第一次約會一樣,既期待又怕受傷害。當你身體動的那一剎那,你會覺得不可思議,怎麼可能會發生這種事,誰進來控制我的身體?種種的現象,都會打破你自己身體裏,不是只有肉體的存在感,所以更加深了能量場確實存在的觀念。你會不自主的晃動,會是做一些伸展操,甚至還有可能會跌倒,這一切都是正常的,你會發現身體有一股你沒留意過的力量。這股力量若有似無,明明不是你叫「它」動,但「它」卻真的動,一些你從沒做過的姿勢、力道、表情,這時都可能會出現,你更確實的感受到那不是自己在動。我很怕,因為「自己」不受控,感覺像外掛侵入身體。我興奮,因為與祂們接上線了,但千萬別自以為是,以為自己是祂們的代言人,說穿了,祂們只是讓你用身體感受到能量的傳遞,而不是讓你神格化。會「動」,在了解完原因後,一點都不神奇,這樣算「通」了嗎?可能通馬桶還比較快。

 

曾經有位朋友,用西方的方式來呈現,他用音樂,教我們跳能量舞,身體與腦袋不用預設要用什麼舞步,放輕鬆,身體就自己會動了,當下各種動作也是能量的傳遞,讓身體配合著能量做律動,想像不到的伸展,連閉上眼睛,也可以與其他人做動作上的配合,就是那麼的有「默契」,而這樣的方式其實也算是調體的一種,只是它並沒有冠上「神名」,單純稱為能量,讓在其中的人不用被「神名」所綑綁,盡情的享受能量的流動與共舞律動。

 

 

不曰:調體,很吸引人的一種「運動」,因為很多人都認為這是一種起駕,但,

不是,它是調整身體的一種方式,只是用「動」的方式來進行而已。很多

人非常喜歡這個方式(包含我自己),會認為自己與眾不同,認為自己可

以接續能量場,但錯了,其實每個人都可以,自己並沒有與別人不同或特

殊。所以千萬別以為自己是個特異功能人士,這就像拿筷子一樣的平常。

 

由於身體的氣會因各種原因而阻塞,能量場能探知那邊的氣路不順,所以

藉由動作來打通,就像如拉筋一樣,差別在於祂能感受到細微的地方,人

則無法知悉。

 

我的老師曾經問我:

「為什麼要調體?」

 

當時我回答不出來,因為我被「想要」獲得不一樣的能力所迷惑,所以當時我有一段時間都沒調體上課,因為我的「心」偏了,如果沒解開,只會害我愈來愈迷失。我太想要了,除了想跟其他師兄姐一樣,還想要藉此神威「鏟奸除惡」,解救眾生,但不管是多麼冠冕堂皇的理由,都已經讓「心」有所偏執了,最後只會愈來愈失衡,扭曲了祂們的善意。與其讓你會走偏,不如當下就馬上切斷,重新調整。

 

大家或許有看過進香,有人起駕很威風,老師為了想滅我這股「神氣」,我有好長一段時間的調體,都是在地上滾兼翻筋斗還撞牆,看自己還神不神氣的起來。真的,我是真的在地上滾還兼擦地板,連一旁的師兄姐都覺得很困惑,難道我身體壞掉嗎?還是這是從地下來的特徵?

 

那一段時間我很迷惑,也懷疑自己是不是被其他能量入侵,但每次擲筊確認都是老師的能量沒錯,可是我的內心卻一直在受傷。因為怕被看不起,怎麼老是在地上滾,難道真的是從地下來的,所以這樣才會跟老師較親近嗎?還是身體比別人差,所以才像機器人秀逗亂撞亂滾。這一切的情緒反應,都是自己「愛面子」所引起的,不這樣消掉心中的傲氣,怎能調整心性。要是這樣的「落漆」調體,就算想「神」氣也神不起來了,「氣」倒是會有一大堆無處發。就這樣不斷打滾的調整,我漸漸就像泡麵的廣告,變成「小明」,我終於站起來了!雖然走路還顛顛的,但我真的站起來了,不用再變成「多爾滾」了。而現在調體只當成是「運動」而已,尤其整天待在電腦前,拉一拉筋是很舒服的,省了一筆按摩的費用,經濟又實惠。

 

不曰:之前調完體,總是會嘆氣,為什麼我都躺在地上「擦地板」,當走了一段

      路再往回頭看,才知道這一切都是祂們的苦心。不這樣做,怎消去我心中

      的傲氣,不這樣做,怎能調回該有的正確心態。如果我學不會其中的道理,

      倒不如將我收掉,免得將來危害別人。

 

     我會躺在地上,還有一個原因是身體的氣脈未通,也就是所謂的體虛,如

     果能量強灌進身體的話,身體會受不了這超出負荷的載能,最後只會弄巧

     成拙。

 

打坐與調體,其中有極大的相關聯性就是拜師!當你在打坐的時候,最好是召請老師的能量來幫自己,這樣可以避免一些不必要的干擾,讓你與周遭的磁場比較穩定。而且這樣你才能知道,你所收到的訊息是從那邊來的,因為當你可以收到老師的訊號時,代表你也可以收到其他正負能量場的訊息,所以更要確定訊號源從何而來,否則到最後會亂掉,除非你能像水果日報一樣,專門是在處理這些消息的。等你的磁場漸漸與老師的能量場對好頻後,以後彼此的訊號收發就會快速多了,你也能確定訊號是從那邊來的,心裏也就安穩多了。

 

我曾經也被魔調體過,當時的過程很詭譎,所有的動作、力道,都很像老師,但自己的內心就是覺得有不對勁的地方,就是說不出來的怪,最後擲筊問,才知道剛剛是魔來調體。當下我懷疑自己是否走火入魔,還是做了什麼天打雷劈的事,否則我怎會引魔入體呢,況且我還在廟裏!原來這一切,都是祂們的安排,祂們在測試著我是否夠「穩定」,可以察覺這其中不對的地方,而不是沉浸在能量中,被能量的快感牽著鼻子走。祂們隨時在你想不到的地方,做「品管」測試,差點就要砍掉重練了,幸好我膽子小,察覺不對勁的地方,我佛慈悲啊!

 

不曰:由於每個人的體質都不一樣,都是獨特的,呈現出來的狀況也會不一樣,

所以也不用去「學」別人的動作,因為你不是他。我們常看別人動作久了,

身體就會不自覺的學對方,萬一有什麼動作或是程序不是跟對方一樣時,

就會認為自己錯了或是不正常,這樣就多想了。

 

 

待續...七、卸因果與拜懺

創作者介紹

常愚居舍

不加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