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:不加冰

 

不曰:2008年,是我第一次進香,我看到了一群人堅毅的精神,還有勇往直前

的魄力,讓我為之動容與流淚。

 

以前對進香的看法就是,以拜拜之名,行到處去玩買名產之實,是一種年紀大的社會群體行為,可能會有阿公阿嬤帶孫子的畫面出現,是唱卡拉OK的好時機,更會有比誰買的仙丹靈藥比較好的角力事件發生,最後去那幾間廟,可能也都不記得了,但只要說起廁所使用狀況與位置,可是有如多核心的電腦處理器,又快又準。

 

其實進香不是我之前所想的,是獨具意義的。

 

進香,套用人類的行為來說,可以說到好朋友家做客,而進香前所送的香條,就像是請柬。但進香對「當事者」來說,是一個嚴苛的考驗,考驗你與老師的信賴與契合度,而那個當事者,就是我們所說的「乩身」。一般人可能認為操五寶與踩炮堆,是神明展現力量的「特技」,證明真的有神,其實這有更深遠的意義存在,也就是進香的精神「信賴與無懼」。

 

平常的修持,除了是穩定自己外,就是在增加自身的能量與持續力,但老師教久了,總要考試驗收吧!所以進香,可以說是一種「體育」考試,有時可能考一百公尺賽跑,也有可能考三千公尺耐力賽。在進香時所做的操五寶或踩炮堆,是自身能量場與外在能量的抗衡,看你自己可以把自身的能量撐到多大來抵抗,而使自己不會受到傷害。比如在踩炮堆時,鞭炮的灼熱度、大量嗆鼻的煙、瞬間產生的風壓...這些都是考驗,剎那間的內外能場抗衡,可是關乎自身的安危,平常如果荒廢,那就準備當紅燒豬頭了。

 

不曰:坊間有些專業進香人士,是以自己的意志力來搏命演出。

 

那一年的進香是與友宮一起進行的,當時我是服務人員。沒進香過的我,一切都很新奇,我連幫穿神衣都不會,還是當天現學現賣,連將神衣打結不鬆脫的技巧,也是當天學的。遞五寶的順序也會弄錯,幸好沒被祂們失手K到,不然這醫療費不知道要找誰出。

 

一般進香會有開路者,就像是球賽的前鋒,如冠上神之名的話,通常會是太子爺的乩身,或是一些「武將」乩身。為何進香需要這樣的陣仗呢?因為這也算是成績驗收,但考核官是該廟的能量場,而不是自己的老師,一切公平公開,沒有私情。而這也是一種禮數,表示尊重,不是比陣頭大小的競爭。

 

起駕很神嗎?當時我覺得不只神,還很威!但如果沒有一旁的工作人員幫忙,起駕的人也沒多神,除非當事者可以自己穿衣服,自己輪番拿法器上陣,但你有看過「一神」獨秀,校長兼撞鐘嗎?進香就像是一場協力賽,就像線上遊戲揪團打王,打的是團體戰,不是「明星」戰,各司其職,當肉盾的當肉盾,當補師的當補師,大家互相配合,才能把「王」打倒,順利「做客他廟」。

 

雖然我不是「當事者」,但光一路上聽人在講,當日終點站會很硬,那緊張氣氛一直被累積,而且刺激中帶一點興奮,為什麼我會興奮?因為我想知道到底是多「硬」,是「硬」在那?「硬」在廟的木門嗎?但事實證明,真的很「硬」!

 

「當你面對前所未有的恐懼,你會選擇勇往直前,還是臨陣脫逃?」

「當你站在炮堆前面,你會不會退縮,不敢前進?」

「當你要用尖銳的外物刺向自己的身體,你會不會害怕,不敢下手?」

 

如果你跟我說,等會要踩炮堆,我一定先跑,尤其還是大炮堆,不是零星幾串而已!

 

當要進廟門前,我看到一箱箱的大龍炮被搬了出來,當時只是想說鞭炮會結很長,沒想到是所有鞭炮堆成一圈,剛好一個人的寬度。天啊!這是「跳火圈」的進階版嗎?這會出事吧?真要這樣搞嗎?萬一出事怎麼辦?心裏OS不斷,總以為應該只是充充場面,應該不會玩真的,但真的是玩真的!就在我懷疑滿天飛的時候,我們的「小前鋒」就這樣跳進炮堆裏,就在我還來不及想像下一個畫面時,炮就點了起來,我在後面一臉驚愕,如果我下巴真的能掉下來,當時我就會像是漫畫的狀況。

 

天啊!要死人了!就在我萬念具悲的情況下,一陣炮煙散去,淡煙中,人,屹立不搖的站立著。當看到「小前鋒」被炮堆炸出來時,不僅全身衣服變黑,連臉也變黑,頭髮與眼睫毛也都被燒捲了,當時心痛的眼淚差點流出來,心想她怎麼可以這麼的無懼無畏啊?她還是小我十幾歲的女生啊!

 

而就在我心緒百轉的同時,「後衛」也上前了,五寶現,鮮血出,看到「後衛」手起刀落,背部被自己劈到流血時,我只覺得這群人是瘋了?還是沒有痛覺神經?還是從不正常研究中心出來的?「小前鋒」與「後衛」,就這樣都把性命給交出去了,這是什麼情況?我的眼淚再也停留不住在眼框了,如果眼淚除了鹹味,還有其他味道可以形容的話,我想那味道會是「敬佩」!

 

「小前鋒」除了毛髮被燒捲外,剩下並無大礙,只有一隻前手臂受傷起水泡,沒被炸死。而「後衛」呢,傷口在,但怎麼會癒合的這麼快,這也太神了吧,都可以去拍電影了!

 

不曰:當時的驚訝,到現在想起,還是心有餘悸,這是非常人才做得到的事。能

     讓他們這樣不顧性命的豁出去,我想這就是「堅信」!

 

     我們當晚與在大陸的老頑童聯繫,才知道「小前鋒」手會受傷,在於恐懼。

    「小前鋒」說在跳進炮堆時,她的老師特地讓她睜開眼看景像,這一看心裏

     就生出了害怕,所以原本張大要抵抗外力的能場,就在那一瞬間縮了一下,

     導致能場出現漏洞,所以手才會受傷。

 

原來我跟著一群瘋子在進香!但為何心中的悸動,久久無法退去,為何我的頭腦被那景象衝擊到當機?

 

不曰:進香一定要有這樣血流成河的表現嗎?我想是可要可不要!就如同金剛經

     所講「法無定法」,所以因應不同環境,就會有其適合的方式。所以進香,

     除了禮儀有相當的要求外,表現方式也會因空間與時間而有所不同。

 

踩了炮堆或是操了五寶就過關了嗎?事情可沒這麼簡單,因為還得進廟門。由於是考試,廟門會被能量場設下結界,乩身還必須在廟門前鼓足全力,才有可能突破結界,進入廟門,這是一連串的考試,乩身幾乎沒有喘息的空間。

 

這一仗對「後衛」來說很「硬斗」,因為「後衛」是在進香前一天,才加入的。在「後衛」操完五寶進廟門時,門前的階梯,差點上不去,還顛了好幾步才上得了。「後衛」進香前,並沒有做訓乩的訓練,所以自身能場無法做完整的循環,導致能量不足。就像你以前很會跑百米,但一段時間沒跑後,突然叫你跑,你也跑不出以前的成績,甚至可能還會因此受傷。

 

有起駕,當然就有退駕,那怎麼退呢?黃符貼在額頭上,就退了嗎?還是急急如律令念一念就好?那是電影情節才會出現的事!

 

「小前鋒」退駕,需要有三位女生在她後面接駕,那陣仗很嚇人,因為「小前鋒」退駕,往後彈跳力太強了,沒有三位女生接,根本就接不住,「小前鋒」就會跌在地上,那就真的很「落漆」!光為了接駕培養默契,在進香前,就要開始練習,總不能乩身在大庭廣眾之下,跌落在地上吧。

 

那「後衛」如何退駕呢?「後衛」彈力更誇張,一個超過180公分的壯漢都抓不住,後面還需要有人撐著才行,而且不只往後跳,還跳很高,像是裝了彈簧似的。不管是「小前鋒」還是「後衛」,退駕的力道,都不是平常的力量,那樣的爆發力,比吃奶的力量還驚人,真的不是「人」的。

 

不曰:退駕的方式,每個能量場各有不同,但屬「武」的能量場,通常退駕力道

      較強,「文」的能量場則較靜態。「武」能量場,力道是走瞬間爆發力,但

      外顯無法長時間。而「文」能量場,力道較溫和,可以有較長時間的外顯

      作用。「文」「武」互補,沒有所謂的誰強誰弱。

 

那進香到底是誰在進香?是人?是神?還是所謂的鬼?其實三個都是!進香可說是一種三界互動的party,一個三界同時到位的集合,神到,人到,鬼也到。為什麼鬼也會到呢?因為祂們因這場活動,有了可以尋求幫忙的契機,可以有機會將自身的負能場,淨化為正能場。而人,切確知道這個肉身到位,也就是配合這個人間界所謂的感觀認知,讓「眼耳鼻舌身意」都「真實」的參與活動,否則神鬼無所不在,空間與時間概念已不同,何必大張旗鼓的「行軍」,為的還是顧及這個「人」,才能達到三界的共識與共為。

 

人有工作,靈魂也會有祂的工作,在進香的過程中,靈魂會與自己相應的能量場做訊號的溝通,有時會知會肉體,有時不會,當然時間到了,肉體也一定會知道,就算自己仍然不知道,到時也會有各種讓你意想不到的方式讓你知道,搞不好也會突然收到email通知,所以大家也不用強求進香到廟裏一定要怎麼樣,或是要做什麼,除非事前就有特別交待,不然自然就好,不用刻意,否則要是看到別人東靈動一個西靈語一個,自己可是會因此錯亂。

 

不曰:常看到一些人在進香時會大哭或是靈動,那是他們可能感受到了能場,進

而有所反應,但並不表示每個人都一定要會有那些反應,沒感覺就沒感

覺,不用裝也不用學,有問題就擲筊問,不然看久了,自己也會裝神弄鬼。

 

人是容易被改變的,當你看到大家都有所感應時,你就不自覺的也會「要求」自己有反應,否則自己就是異類,就是「低等生」,我當時多麼羨慕可以這麼有FU,有些人簡直像雷達,連到「鬼地方」都會有訊號可以接通,真不知道用的是那一家的系統基地台?但不管大家進香的目的如何,最後要問問自己,你是被迫逢場作戲,還是「真的」參與,這答案只有自己清楚。

 

我們常聽說到廟裏領兵馬,或是領旨令,這些又是什麼東西?領兵馬可以想像是冬令進補,但你並不是吃掉祂,而是與祂們共存共鳴,進而可以提升本身靈魂的能量。兵馬領的愈多,只表示這靈魂的要做的事困難度很高,或是耗能會很嚴重,並不代表你愈強,所以才常常聽到一些人常要去領兵馬,就如同電影講的:能力愈大,責任愈大。

 

而旨與令,就如同於人間的公文,讓你的靈魂知道要做什麼事,有個權職的依歸,否則各說各話,沒有說服力。

 

「啊,我領到了令,我領到了兵馬!」,那只能說恭喜你中獎了,表示工作來了,準備幹活了!別以為領到兵馬或是接到旨令就很了不起,好像自己是被選定的特殊人物,就如同之前所講,累世的工作還沒做完,所以準備開工別再混了!萬一還自鳴得意不肯幹活,只想招搖撞騙,除了兵馬與令會被收回外,小心這個人的肉身,會被「抗議」。試想領了福利,卻遲遲不做事,你看到會怎麼做,當然會舉發上訴啊。祂們的世界如果要舉發的話,動個念頭祂們就會收到,再經查證屬實的話,嘿嘿,不用像現在的社會還要訴訟那麼久,不到一秒祂們就會「搞定」你!

 

不曰:能量場的世界,一念即到,不需有形的傳輸。當然祂們會收集相關數據來

     做判斷,當確定無誤時,「果」就現前了!

 

當下我也想過自己有沒有兵馬,但一想到自己是擦「地板」的小弟,連問都不敢問了,如果有的話,我的兵馬應該會無地自容,因為指揮官,老是在地板滾來滾去,連泊車小弟都比我威風。那我有沒有收到「旨」呢?我更是不敢想,想想我弱不禁風的樣子,萬一派我上戰場,那我豈不是第一個先掛!所以還是別自討苦吃,免得出身未捷身先死!

 

不曰:領了旨,可以退回嗎?是可以的!當你不願意,或是現實生活,還沒有能

      力讓你可以執行命令,是可以跟賦予旨令的能量場討論的,並不會要你硬

      著頭皮做。祂們是會考量肉身的條件與意願,萬一鬧出人命,祂們可也是

      要負責的。所以要是你不想做或是還沒有能力做,記得勇敢說不,或是提

      出來討論,別怕「神」這個名號。

 

領到了兵馬,可記得一定要做一件事,那就是安兵馬,否則幾萬幾億個能量場跟著你跑,千軍萬馬在奔騰,你又不是在選總統,還要別人護駕!而且當這麼多能量沒分配好,圍繞在你身邊轉啊轉,也會把你周遭的環境與人搞得不舒服,小心莫名其妙的變成被討厭的人物。

 

我們常聽到五營兵將,就是你領到的兵馬做五方的配置,五方是指東西南北這五方,不是新營下營柳後營林鳳營。東西南北中五營要各自分配多少兵馬,要自己擲筊與祂們確認,這可不是玩線上遊戲,可以自己說了算,小心兵馬最後找不到家,結果去保護張三李四的家。那中營是什麼呢?中營就是你隨身的兵馬,會跟著你到處跑的,只要你一喊護駕,就會隨身保護你的,也就是你的bodyguard

 

不曰:通常兵馬數量的多寡,是以自己要做事的有關,但最後你會發現,世界上

有這麼多人領兵馬,加總起來都比現在地球上的人口多上好幾倍,甚至有

人可以一個人就領超過目前人口數的量,所以「靈」絕不是單指人而已,

人只有占其中幾個個位數百分比,所以人別太自大,老以萬靈之主自稱。

人這樣殘害地球上的生物,總有一天萬靈會不服起義推翻,到時就欲哭無

淚了。

 

 

待續...九、祈求神通

創作者介紹

常愚居舍

不加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