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:不加冰

 

普陀山是屬於舟山群島,光想就覺得是一個世外桃園,感覺是玩線上遊戲,一進去就可以生命值全滿的地方!我們是搭飛機前去普陀山,好像班次只有早晚各一班,錯過了只能明天請早,但現在已經有跨海大橋可以連結了,不過到了機場那邊,還是得搭船才能進到普陀山中心。

 

搭飛機的人算多,機上竟然有一位和尚,當下是覺得很新奇,雖然法律也沒規定和尚不能搭飛機,但就覺得很妙。當然一上飛機,就發揮上機睡覺的功力,先睡再說。沒想到,我,又做了一個夢。在夢中,我看到一個紅色的圓門,而我是在門裏面,然後把門打開,望向門外。夢醒的時候,飛機已經開始準備降落了。

 

我們搭的是當天末班機,到普陀山機場已經晚了,渡輪剛開走,下一班大約要等三十至六十分鐘。機場外一片黑壓壓的,沒有麥當勞,也沒有肯德基,連泡沫紅茶店都沒有,這要怎麼殺時間呢?於是我們去碼頭晃晃,發現有漁民在開舢舨賺外快,於是我們開心的問去普陀山要多少錢,沒想到對方開了一個很誇張的價錢,如果我沒記錯,五個人,折合台幣約要2500元,這不是坑人嗎?於是我們氣呼呼的不想搭,寧願等下一班渡輪來,也不想讓他多賺。

 

就在我們轉身要離開時,後面竟然出現了在飛機上的和尚,他在旁邊有聽到我們的對話,他也希望能早點回普陀山,所以願意跟我們分攤那2500的費用。普陀山有個不成文規定,和尚可以免費搭順風船,但船家是不會單獨為和尚開船的。為了讓我們船資便宜一些,那位和尚願意出錢。老頑童聽了,想說給和尚方便,於是船錢我們就自行出資,不讓和尚出錢,讓大家可以早一點到對岸。雖然和尚客氣的想出錢,但老頑童笑著拒絕,反正相逢即是有緣。

 

搭上漁民的舢舨,我只有種感覺,我像是偷渡客,在一片漆黑的海裏,準備偷偷登陸彼岸,太像在拍電影了,而且你跟海平面貼得好近,就像你走在水面上的感覺,可惜沒有風衣或斗篷,不然應該有種風蕭蕭兮的感覺。旁邊群島的燈火,點點在黑夜中閃爍,真是美景,另有一番風味,要是搭公家渡輪,可能就沒這特殊享受吧,託和尚的福,讓我又比別人多一個難忘的經驗。

 

當老頑童要一位師姐通知飯店,請他們派計程車來接我們時,一旁的和尚,問我們要去那間飯店,我們向他說明了住處。和尚說他有請朋友來接他,可以順道載我們,於是他拿起了科技品「大哥大」,通知對岸「車子」開大一點來。這下子真的讓我們賺到了,因為,飯店派來的計程車收費,也是貴得嚇人,我們反而省了一筆交通費,又可以提早到住處。真的是助人者,人恆助之,菩薩真是保祐啊。

 

我們上了岸,沒想到和尚的朋友竟開了個小巴來,這真出乎我意料,我本以為會是農稼車之類的,心想那和尚會是什麼來頭,怎會有這小巴呢?答案終於揭曉,原來他竟然是普濟寺(如果我沒記錯的話)的頭頭之一,他剛代表普濟寺去內地開完會回來。普濟寺為普陀山中的幾個名廟之一,而普濟寺在那呢?就在我們住的飯店的後方,「傑克」祢真的太神奇了,助人助到送自己回家!

 

不曰:助人除了為快樂之本外,助的也會是自己。乍看不經意的安排,卻讓我們

     一行人學到很多東西。如果我們沒幫助和尚,我們怎麼會有免費接泊車的

     優待呢?我們又怎能提早到飯店呢?這也是祂們安排的功課,端看我們如

     何選擇。你也可以當成一個巧合來看,但巧合發生時,你又會做出什麼決

     定?

 

普陀山的晚上很涼,很舒服,會讓整個人放鬆了起來,雖然沒有煙霧飄渺,但卻有仙境般的清幽。我特別一個人從飯店裏走出來,享受這聖地的寧靜。我去店家買了幾顆桃子吃,很貴,但當下你已經不會計較太多,因為當下的氛圍,會讓你不想因計較,而失去那幽靜感,輕輕柔柔,像似被某種磁場給包圍住。我又再想,晚上菩薩會來找我嗎?

 

可惜的是,菩薩一樣沒有出現,但卻是一覺好眠。吃過早餐,我們一行人開始行程,首先就先到那和尚的「基地」--普濟寺。大陸的廟宇果然是觀光勝地,不管進那個門,那個洞,就是會收費。普陀山的廟,幾乎都是同樣的動線規劃,前面會有四大金剛,會有彌勒佛,最後才是菩薩,跟台灣的配置大不相同。我在人群中,想要找尋那和尚的身影,只可惜了無音訊,當下心中並沒有覺得這樣的想法不妥,但事後想想,我想找和尚,是想攀緣嗎?

 

普陀山說大不大,說小也不小,但有些廟與廟之間,就必須搭交通車才可以到。我們即將去到普陀山另一名寺法雨寺。初聽老頑童講法雨寺這名字,並沒有什麼想法,廟就廟,沒什麼大不同。

 

老頑童:「法雨寺,在頂上有九條龍,這是別的地方沒有的!」

我心想:「九條龍就九條龍,有何特殊,如果是水滸傳的九紋龍史進,我還更有

         興趣點!」

 

我們一下車,走了一段路,來到法雨寺門口,頓時我傻了,那紅色的圓門,不就是我在飛機上夢到的嗎?只差在我現在是從門外往裏面看,夢中的是門內往門外看,這又會是什麼樣的訊息嗎?我很困惑的問老頑童,但他不給我任何答案,拿出兩個木頭,叫我自己去擲筊!我本以為有神奇故事可聽,沒想到有種被潑冷水的感覺,於是筊拿者,自己一個人跪在菩薩面前慢慢問。

 

不曰:自己問,是我們一貫的訓練,雖然當下會有些不滿,為何不直接說,要浪

     費力氣與時間去問,但自己學到問到就是自己的,何必透過他人!每個人

     都可以跟能量場溝通,透過別人的轉手訊息,除了有可能失真外,誰又會

     知道轉手的人會不會中途變質呢?沒有人比較特殊,也沒有特定的人才

     會,只看你願不願意去調整而學習。

 

法雨寺九條龍很神奇嗎?不神奇,但卻很漂亮,九龍崁在頂上,往上看去,真的活靈活現。一般的菩薩廟,真的很少看到九龍同現,你最多看到菩薩騎龍在海中出現而已。記得老頑童說,法雨寺會有九龍,好像是有經過「特別的認證」,但有何特別,又是什麼認證呢,老頑童就沒多說了,真是愛打啞謎啊!

 

我們是搭飛機到普陀山,但離開的時候卻是搭船,這船,可真是厲害,因為我快晃到暈船了!不知怎麼搞的,我們搭船的時候,海浪特別大,旁邊的師姐,已經吐了快兩袋了,最後是在廁所就沒出來。而我是一直在祈禱,明明我在普陀山也沒做什麼壞事,為何回程要這麼折磨我呢?我往旁邊看老頑童,只見他悠哉的在睡覺,感覺這大風大浪,他好像司空見慣,只有我這土包子大驚小怪。菩薩,我會乖乖的,請把風浪調小一點好嗎!就在這吐與不吐之間,聽到有人說快靠岸了,我恍如聽到救星,快,快靠岸,我快受不了了!

 

到了岸上,踏上了陸地,心中不知道有多麼的歡喜,老頑童神色自若,好像這一趟船旅風平浪靜,我與師姐則是臉色慘白,難道經驗值差這麼多嗎?何時我也可以像老頑童一樣,可以升級為「超級賽亞人」,這樣我就不怕暈船了!

 

下一站,湄州島,但要搭船,一聽我又想吐了,另一位師姐也叫了。這一趟被安排的旅程,但底是有多艱辛,難不成我們得像唐僧取經一樣,要歷足一百零八劫嗎?光想就頭皮發麻,但上了「神」船,沒辦法中途下船,我怕被雷劈,只好硬著頭皮,繼續往下走。

 

到了碼頭,身體雖然好很多,但一看到船,就會有不堪的心理反應,幸好老頑童指著對岸,是我眼睛看得到的陸地,頓時輕鬆了許多,還是媽祖對我們比較好!

 

到了湄州島,不管是建築,還是氣候,十足的像台灣,連吃的東西也是,如果不聽當地的口音,你會以為你到了台灣的某一靠海地區。到了媽祖廟,你真的是愈來愈熟悉了,這就是台灣嘛!廟的配置型式,跟台灣一樣,與普陀山大大的不相同,甚至你可以看到炮籠,完全是台灣化的「口味」!

 

不曰:媽祖是台灣常見的信仰中心,所以很多廟宇都會來這進香,所以當地的環

     境才變得如此「台灣味」,講台語也會通喔!連當地的炒麵,都像台灣炒

     麵。

 

在師姐好好參拜一番,回「老家」洗禮後,天色也差不多快暗了,這時我心中有了大逆不道的想法,為什麼要回祖廟?如果當成是觀光旅行我可以接受,但神明不是來無影去無蹤嗎,任何廟宇都有祂們,為什麼還要特別到祖廟呢,之前沒有過的想法,突然間全跑了出來!這問題好像有點欺師滅祖的味道,但總覺得有些不對,但又不知道不對在那邊,這時我只能問老頑童了!

 

不曰:祖廟,你可以把它想成是對某一能量場,收訊最好的基地台。回到祖廟,

     雜訊會變少,收訊最清楚。因為「人」這個身體,尚未調整完成,所以只

     好用這樣的方式,把你放到收訊最清楚的地方,來降低「人」的誤差值。

     用現在的說法,就是到手機收訊最好的地方,讓你不會斷訊,處處有wifi

     可以連線。

 

晚上在飯店聊天時,同行的一位師姐,有學過催眠,老頑童興奮的說想玩,於是我們就玩起了催眠,我也很好奇老頑童會被催出個什麼眠來呢?答案是,他看到了一片大風景,有很寧靜湖水,有漂亮的山,感覺像是遠古的環境。師姐說這是老頑童遠古的記憶,而我雖然也參加了催眠,但我其實沒進入狀況,所以也不知道自己在幹嘛!

 

不曰:催眠有點像在讀記憶卡,只是你不知道讀的是那一塊的記憶卡,所以常會

     時間不連續,訊息也是片斷的。

 

照慣例,當晚我還是沒看到媽祖,我到底什麼時候才會看到祂們呢?

 

 

待續...十二、神奇的一天

 

創作者介紹

常愚居舍

不加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