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:不加冰

 

以前在老家,我是很喜歡普渡,為什麼呢?因為那一天村裏的人都會出現,在廟埕擺上供品,然後大人們在旁邊的樹蔭下聊天。那種純樸的感覺我很喜歡,我們這些小孩就在供桌間玩開,把供桌當掩體,在那邊穿梭完捉迷藏,當然我們也有失誤的時候,撞倒供桌,打翻供品,最後當然就被抓出來打一頓。被打雖然很痛,但我們還是照玩不誤。

 

普渡有時候也會請野台戲,當戲開台時,大家會往中間移動,想佔個好位置看戲,那我們小孩呢?嘿!我們拼命往戲台下鑽,因為戲台是用鋼架撐高的,我們會在下面鑽來鑽去,把戲台的鋼架當單槓來玩。但我們一聽到扮仙的音樂時,我們全部的小孩就會跑出來,因為等一下台上會撒糖果與餅乾,甚至還會有零錢,大家會搶成一團。

 

但我不喜歡現在的普渡,覺得已經沒有以前的味道了,感覺只剩舖張浪費,好像在比排場,在比誰的信眾多。那時看到大場面的普渡,心裏總是會想,我就是不拜,來抓我啊!沒想到第一次參加九華殿普渡,我就被抓到了(詳見五、誰是我的老師),而且還是「地下老大」親自出動抓的。

 

我以前就懷疑,中元普渡到底是人在過還是鬼在過?大家供品準備愈來愈多,金紙愈燒愈誇張,美金、手機、豪宅拼命燒,這些有用嗎?這是人的心理作祟吧,是人去設計「普渡商業模式」,再誘發「中元情境」,產生獲利模式?

 

不管是普渡還是一般的拜拜也好,有太多人為設計的情節在裏面,有人想以此炫耀地位財富、有人想以此作為與阿飄的交易、也有人以此想獲得心安,也或許這是前人在物質匱乏的時代,自己想吃好料所想出來的招式。但如何拜拜,要用什麼心拜,應該靜心好好想想,而不是一窩蜂的見廟就拜,見神就跪,見節就買。

 

不曰:不管是那一種拜拜,心誠則靈,能負擔多少就做多少,千萬別打腫臉充胖

     子,最後肥的是別人的荷包,苦的是自己。

 

記得第一次參加九華殿的普渡,是半信半疑下去做的,那天人真的很多,雖然已經有在九華殿打滾過幾天了,但有些人還是沒見過,不知道從那邊跑出來的。

 

老頑童等到普渡的時間到,就起壇進行法會,雖然我不知道他口中念的是什麼,但有種催眠的效用,讓我想睡覺,加上現場霧遼繞,燻得我快睜不開眼,眼淚直流。就在我打算閉目休息時,我眼角瞄到一位師姐怪怪的,感覺像抽筋,又不像抽筋,開始有些POSE出來,我知道那是準備變身的前奏。但當下我只覺得有必要這麼神神鬼鬼的嗎?我當時還不是很相信有神,所以懷疑她會不會是老頑童所安排的暗樁,故意來製造氣氛的!我再觀察其他人,好像只有一位會這樣,其餘的都安靜拿香拜拜,還有一直擦汗。

 

不曰:當有大能場接近時,身體確實會被牽引,進而有一些動作出來,但並不一

     定是起駕,只是一種能量的呼應。法會可能會有多個能量場負責,各司其

     職,而在人群中可能有其對應數(人),所以會互相共鳴。

 

法會完後,大家都在談論剛剛有沒有什麼感覺?還是那尊大神大佛有沒有來?我就像剛進城市阿呆一樣,聽不懂他們在聊什麼,現場我只感覺想睡覺,難道是睡神來附在我身上嗎?那我就真的很有感覺,也起駕了!照理說,我是地下組織出身的,應該我最有感覺啊,怎麼我像沒電的搖控汽車,動也不動。農曆七月,是我的專屬月份,應該給個BONUS吧,這樣誰會相信我是地下來的,說我是從植物園來的還差不多!但說真的,我很怕現場我老師有來,因為我怕會被帶走!至於祂有沒有來,這我就不知道了,因為我感覺不到,也不敢當場問。不過第一次的九華殿普渡,雖然沒有野台戲,人也沒像小時廟埕那麼多,但倒是有給我懷念的味道。

 

法會完了,剩下的麻煩也跟著來了!九華殿普渡沒有葷的供品,但光水果與餅乾就一大堆了。現場雖然有請大家多帶一些供品回去,但剩下的還是很多,所以普渡完後的那幾天,大家就拼命吃供品,還把過熟的水果打成果汁,弄得我們好像才是要被普渡的餓鬼道一樣!

 

除了供品外,現場有好多的紙錢,還請貨車特別來載,一群人光搬紙錢上車,就花了快一個小時多。我以為搬完紙錢就可以安心運鏢了,但,錯了!鏢車還要再開符,以免路上被!沒聽過運送紙錢,還需要保鏢的吧?老頑童特地開了幾道符貼在車上,也找了幾位師兄姐護鏢,這樣才可以保證人車錢平安到達。據說,曾經有宮廟沒有護鏢措施,結果在運送途中就出了車禍,就在中途被劫走了!

 

不曰:由於紙錢是一種能量,那些所謂的阿飄,會被吸引過來搶能量,當負能聚

     愈多,在人的世界就有可能會發生意外,所以必須有相關措施,比如說能

     場結界,才可以避免慘事發生。

 

     金銀箔都是屬於自然的礦物能量,藉由火,礦能可以被激發更強的能量出

     來,紙只是介質。

 

     如果我們把阿飄叫負能,那麼祂們就是需要正能來淨化祂們自己,那這些

     正能要怎麼來呢?雞鴨牛魚肉,雖然也有能量,但殺了祂們來補阿飄的能

     場,那豈不是拜愈多就要殺愈多,那要到那一天才可以補得完?又,這一

     條殺生補能的帳,又要算在誰身上呢?

 

     自然界有生生不息的能量物,而且純淨還是原生的力量,那就是種子。可

     以運用五色米五色豆,來給阿飄補充正能,這樣才不會愈殺愈多,將普渡

     的意義本末倒置。

 

冤親債主,這個名詞大家應該都不陌生,普渡大部分不就為了這個,所以才搞得愈來愈大,深怕祂們一個不爽,自己就會倒大楣。在普渡前,我們會問自己要準備幾份冤親債主的贖金,我記得那一次好像是問到七份贖金

 

「七份,我怎麼會這麼多?」

「我都問到十三份還擲不到筊,你七份算少的了!你想成花七份贖金,可以一了百了,算划算了!」,一位問到十幾份還擲不到筊的師兄對我講。

沒想到,旁邊的師姐接話了:「每年問都會不一樣,因為機緣點不同,來的也會不同,不是一次全部都可以來,就算可以,也怕你自己承受不了。」

「原來不是買斷啊?」,我想說怎麼會有這麼好康的事!

 

那我就很好奇,老頑童會是幾份贖金呢?在我打聽下,老頑童的贖金竟然是零!

 

不曰:在我認識老頑童時,他已經服務好幾年了,而且聽說是趕進度的在服務,

     可以說是7-1124小時不打烊。人為什麼要習修,為什麼可以還

     掉?除了用人間界欠債還錢的觀念外,瘋和尚也提了以下另一邏輯說

     法。

 

   「如果我們把累劫累世當成一齣連續劇來看,你欠人家的,人家一定會來追

     討,但怎麼追?你每次長得又不一樣,也不一定都是人?妙了吧!連追討

     的人都要有技術,不然還會被你逃掉!」

 

   「習修,就是調整自己,修正自己,改善自己的缺點。如果人沒有調整自己,

      就算他每次轉世都長得不一樣,但習性還會是一樣,吝嗇的吝嗇,殘忍的

     殘忍,暴躁的暴躁!祂們怎麼追?就靠你的習性去追!就算你是千面人,

     也一樣追得到,因為你沒有改嘛,祂們看的是你的習性,才不管你是阿貓

     阿狗,長得漂亮還是醜!那改掉習性會如何呢?祂們就找不到你了嘛!找

     不到,還追討得到嗎?」

 

   「你們真的要好好思考,這只是一種比喻,但是其中的含義,要你們自己去

     體會,習修到底是為了誰?到底是對誰好?」

 

本來以為冤親債主在普渡時就處理完了,沒想到我還是被祂們抓到了,其中一次還是在第一次進香回程的時候,祂們厲害了吧!

 

在第一次進完香後,回到友宮化金銀紙時,身體就開始感覺不妙了!我突然心悸,而且胸還有一點悶痛,我本來以為是突發性的,過一會就會好,所以一直強忍著,但我錯了,這跟以前的經驗不一樣。當天坐遊覽車回九華殿時,大家還在車上開心唱歌,大概只有我一個人臉色發白不舒服,坐在椅子上大口喘氣,還一直覺得司機開錯路,不然怎麼還沒到九華殿。心裏一直吶喊誰來救我,但都沒有回應,難道我真的要掛了嗎?回到九華殿時,我再也忍不住了,趕緊跟『誰理你』講,她馬上幫我處理,當我喝完陰陽水時,心悸竟然好了,這也太神奇了吧,怎麼會這樣呢?

 

第二次被冤親債主堵到,是去宜蘭買香的時候,我的冤親債主真大膽,敢在我幫買神菸時堵我。這事怎麼發生的呢?至今我也覺得莫名其妙,怎麼兩次都在宜蘭!

 

我們買香的地方,隔壁有一間廟,但不是普通的廟,它是一間專門在供奉嬰靈的廟。那天買完香,不知怎麼就突然很想上廁所,賣香的老板就叫我去廟那邊上廁所,我就依照他說的方向走去,當時也沒有什麼特別感覺,上完廁所也馬上就離開了。但就在車子快開到雪隧時,我突然心悸了,那感覺就像進完香那一次的經驗,而且開始冒汗臉色發白,連開車的朋友都看得出來我有異狀。當下趕緊依之前老頑童教的方法,心中開始默念:

 

「如果祢們需要幫助,可以到位在OOO的九華殿,請九華殿的神明幫忙,目前我沒有能力幫上祢們。」

 

說也奇怪,心悸稍微好一點了,但還是一樣胸悶不舒服,難道我的靠山不夠硬嗎?我老師可是閻王啊,竟然敢不買帳!我只能趕緊叫我朋友車開快一點,否則命又要去掉半條了。我一到九華殿,就趕緊上香稟告經過,香一插,心悸竟然,好了!

 

不曰:為何有所謂的神明在,阿飄還敢出來,毫不畏懼呢?道教有一種說法

     旗令,那是經過認證可以追討的命令,就如同現在有人欠債,銀行可以

     合法討債。所以阿飄領著合法旗號,當然誰也擋不了祂侵門踏戶。

 

     如果用能量的看法,可以假設我曾經剝奪或用其他方式,讓其他人失去能

     量或者死亡,那祂就有權利來取回被我剝奪的能量,以達到祂能場的平衡。

 

     幸好進香遇到的負能場,並不是真的要向我討回什麼,而是想藉由這個機

     會,可以跟大能場一起學習與淨化,以提升祂們的能量密度。當然我

     案在身,所以老師們就幫我做協調,讓彼此都可以放下,好好學習。

 

     買香遇到的負能,雖然祂們想要學習與淨化的目地一樣,當差別是在祂們

     並沒有黑旗令這個合法證書,只是我可能累劫累世跟祂們有過什麼機

     緣,所以才有這個碰撞點出現,才能與九華殿的能場做連結。

 

 

待續...十五、西藏行

創作者介紹

常愚居舍

不加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