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本來沒約,但因為中午起床的晚,加上住的附近,沒有什麼東西可吃,所以想說就去廟裏附近的麵攤吃東西。沒想到一到廟裏,放下隨身的包包,就有人按門鈴,會是誰呢?打開門一看,原來是信眾,她跟宮主有約。

 

我心想,那宮主應該快到了,就泡茶聊天,沒想到半個小時過去了,宮主還沒到,我打了電話,他也沒接,這下可好,總不能還讓信眾一直等下去吧!於是我只好問一下對方,今天來這是有什麼問題嗎?對方想問感情與工作,我就請她先寫個字,就從感情開始著手吧。

 

不曉得是我太緊張,還是肚子餓,一開始竟然卡住,一點頭緒都沒有,哈,尷尬了,不會出糗吧?於是我在靜下心來,叫肚子別再發出餓的訊息,終於開始在紙上開始寫了起來。寫完第七句話時,我嚇了一跳,愣住了,這要怎麼解釋啊:若然就此從良去,滿地祝福合家歡。」。從良,難道她為非作歹嗎?

 

我猶豫了一下,用婉轉的方式解釋,免得從良二字,傷害了對方。沒想到她開始說出她的故事,她幾年前在八大行業上班,現在沒有,但做的是合法的銀行催收債務相關工作,做得還不錯。之後,她就打開心防,講述她現在遇到的感情狀況。

 

我想,這一次,是我被上了一課了!我懷疑了自己所寫出來的東西,沒有勇氣直接講從良二字,怕傷害到對方。但對方真的有我認為的脆弱嗎?我是否跑出自己的預設立場出來?我的師父曾經說過:「你會再厲害的命理方式,也沒什麼了不起,重要的是你有沒有勇氣,客觀的轉達訊息,還是你在意的是,別人對你不準的稱讚?」。原來我也落入了這樣的迷思,所以才害怕,不敢講自己所寫出來的東西。幸好對方幫了我,用她的故事,來跟我說我想的並沒有錯。

 

我想,我現在的心臟還不夠強,被不準所綁著,自己心裏的那一道坎過不去。莫名其妙的跑來廟裏,原來是老天要給我上這寶貴的一課,是要我再認清一下自己。

 

從良,或許是在告訴我,要從良心說出話吧?

創作者介紹

常愚居舍

不加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