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一趟花蓮的新書座談會能夠成功,全靠我兩位朋友的幫忙,一個鐵人,一個是機車福。

 

甫新書一出版,鐵人就熱情的邀約到慶修院辦座談會,只是怕太遠,我不想去。當下我也沒想太多,好友盛情邀約就已經揪感心了。但事後我才想到,慶修院室內空間只有販賣部,那座談會是要辦在那?此時鐵人就傳來一張照片,我看了很有感覺,那是慶修院佛堂。

 

為什麼我會這麼驚訝?因為我去過慶修院好幾次,從來沒進入那個空間過,我知道第一次去時還沒開放,但為何後面去的幾次,我還是從沒進去過?或許真的是機緣未到吧

 

第一天到花蓮,因為下大雨,所以第一天的座談會就取消,但反而認識了鐵人的另外一位朋友,剛好她回花蓮,也稍微看過鐵人FB的介紹,所以我們就聊了起來。每個人對「神」幾乎都帶有問號,所以對於我書中的經歷,都帶有些不可思議的看法,但,有朝一日,或許大家的經歷會比我更精彩,因為每個人都有屬於他自己的劇本。

 

那要如何說明,這不可思議的不可說呢?我們就玩了「測字」!結果,我們總共聊了快2-3個小時吧,就只有我們兩個人,這或許也是種不可思議!俗語說話不投機半句多,當時可能是隱語待機一字起。藉由測字的聊天方式,讓朋友了解到祂們當初是如何教導我們的,回歸最後,只有自己不願面對自己的人性,過不了的永遠都是自己這一關,而且自己早就都知道,只是不願意承認,直到被「抓到」為止。我,何嘗不也是這樣,我頂多只是比以前縮短了承認的時間,但心裏還是有潛藏的黑暗面。

 

第二天,終於可以進入我從沒踏進的佛堂,那FU真的不一樣,木頭的香味,一直激盪著我的內心,像似勾起遠久的記憶。剛開始我還不敢坐在前面,但又想想,我不是書裏叫人別恐懼祂們嗎?怎麼反而我當場恐懼了起來,自己做不到呢?於是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情,向裏面拜了拜,打聲招呼說明來意,就坐在前面準備開座談會。

  IMG_1098    

 

 

這一場的座談會,鐵人有幫我CALL客,所以來的人比較多。在座談會要開始時,有位大姐一直跑來我旁邊說要買書,但我不是來賣書的,所以一直推辭,沒想到那位大姐連續要求三次賣她一本書,還說她家書架都不夠放書了,其實不用再買書,但,還是希望我賣她一本書,而且還要我簽名。大姐都這麼熱情支持我這個nobody了,我不賣她也說不過去了!於是我就請那位大姐跟鐵人接洽,賣了大姐一本書。也或許,這是一種祂們給的徵兆,給我祝福吧!

 IMG_2657   

 

 

除了第一場座談會外,其餘的時間,人不多,通常是團進團出,大家進來拍拍照就會離開了,原來這也是看自己能不能放下面子,沉不沉得住氣,過自己內的關卡,怎麼說呢?當在佛堂內沒人理你的時候,自己的心裏會有什麼OS?怕丟臉?怕被當怪人?...很多想法都會跑出來,當然也包含想逃跑,不坐在裏面,至少已經辦了一場座談會,可以了!

 

但這樣的心態對嗎?書是誰寫的?是誰要來辦座談會?是誰想把經驗跟大家分享?逃跑,是可以讓自己不再受觀光客異樣的眼光,但這是交差了事吧?當初到底是誰想辦座談會這一件事,不就是自己嗎?那怎麼還想逃跑,難不成真以為自己是暢銷作家,不該接受沒人理睬的窘境嗎?說穿了還不是過不了自己面子的那一關!

 

於是,我罵了自己,之後就很淡定的坐在裏面,還拿扇子出來搧。沒人理的窘態,我慢慢釋懷,結果開始有人向我靠近,我就開始天南地北的聊了起來,沒想到跟我聊最久的,幾乎都是陸客,甚至也聊到了電影星際效應與佛經之間的關係。頓時我放鬆了,這不是我想要交流方式嗎?而不是死板板的座談會。有興趣,就坐下來聊,沒興趣,就看看,拍個照,自己不是要學會隨緣嗎?那我是在罣礙什麼?書賣不好嗎?至少自己已經完成了出書的心願,那沒什麼好遺憾了!最後還是同一個點,怕自己的面子掛不住嘛!

 

中午用過餐,內心的魔鬼又跑出來了:可以了,都坐一個上午了,夠了!我笑了笑,決定繼續下去,不管有沒有人理我,繼續做原來要來慶修院做的事,於是稍做了休息,下午我還是進去了慶修院,沒想到,竟來了一個隨順機緣。

 

在下午的時候,也是有位大姐走近,我就跟她聊了起來,她翻了書,問了她的問題,沒想到此時有另一位小姐,從旁邊走了進來,說想問我幾個問題,我一看她的架勢,就知道她是位記者,於是就邊聊邊接受採訪。言談中,知道她是看鐵人的FB,才知道這邊有座談會的活動,所以下午有空,才來慶修院看看。這算是生平第一次被記者採訪,會不會上報,我當下也不知道,只覺得很開心,至少多一個人有興趣,可以聽我胡說八道

 

結束了三天的行程,我自己很開心,雖然不是一般人所想的人潮洶湧座談會,但對我而言,這比以前辦過的記者,還讓自己滿足。朋友的義氣相挺,夠了,言語無法表達。隨順的民眾,結緣了,日後再隨風開花。

 

在我坐火車回台北的路上,鐵人傳了封訊息給我,哈,我上報了。

http://eastnews.tw/index.php?option=com_content&view=article&id=53326%3A2015-08-20-02-57-51&catid=36%3Alife&Itemid=60

原來當天採訪我的稿子,有被報社的編輯錄用,所以隔天就見報了。雖然只是地方新聞,但我很感恩。因為我自己本身以前在媒體,所以知道被採訪,並不等於會見報,有時會被抽掉,所以能有機會見報,再怎麼說,都是我賺到,不是嗎?人生總是在轉彎處,才看到下一村!

IMG_1100  

 

如果,我當天沒繼續坐在慶修院裏面,那會有這個機會出現嗎?或許看過我的書的人,會覺得那些經歷都是祂們安排好的,我只是照著做,但,如果你沒去做,你怎知後面會有什麼結果出現呢?所以我現在也循循善誘我的恐懼與害怕,準備再往下一個未知的旅程前進。

 

這幾天有跟廟裏的師兄開會,會中有提到,為何現在的宮名叫三合殿?

我想我暫時的解釋是,如果自己沒去做,誰會想來合(天地人)局成就你!

當然我也還在想,祂們取名「三合」的宗旨,畢竟,祂們是高智慧生命體,很多事,還沒參透!

 

 

PS:為什麼機車福都沒戲份呢?其實他一直在旁邊支持我很多次了,至少他願意陪我下花蓮,而且還不能去遊山玩水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不加冰 的頭像
不加冰

常愚居舍

不加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