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因為協助一位信眾處理事情,需要跑一趟中部的廟,由於信眾不方便出門,就由他的家屬代替,所以我們就約了一天早上,在三合殿集合後再出發。

 

當天早上有我、「後衛」、「槍伯」、信眾家屬,在等一位信眾的朋友QUIET開車來會合。QUIET想說樓下車位不好停,所以就先上來上個香,就到樓下等我們準備好。當時我在整理東西,看到另一位穿黑衣服的女生也上來,而且站在玄關換鞋的地方,她看到我也稍微點頭微笑,我想她應該是QUIET的朋友,也是先上來上個香。

 

等到我們東西都準備好了,我們就下樓去,但有人還沒吃早餐,就順便在樓下買。那時大家再討論,到底是要開一台車還是兩台車去中部呢?我心裏有個疑問,不是有、「後衛」、「槍伯」、信眾家屬、「QUIET」、「QUIET的朋友,總共六個人嗎?加上槍伯體型大,一台車怎麼可能塞得下!除非QUIET」開的是七人座的車,但我看旁邊」「QUIET開的車是5人座的驕車,那就一定得開兩台車了。於是我跟「後衛」同一台車,其他互相較熟的人就坐另一台車。

 

在開車時,我跟後衛」天南地北的聊了起來,最後我問「後衛」,總共有6個人兩台車,為什麼還要討論開幾台車出門,難道為了要省錢,所以才要擠一台車嗎?沒想到「後衛」卻回我說

6個?我們只有5個人啊!那來的6個?」

6個啦!還有一個『QUIET』的朋友,穿黑服的女生,你在樓上沒看見嗎?」

「有嗎?你會不會眼花看錯了?『QUIET』也是穿黑衣服啊!」

「『QUIET』是穿黑底大白圓點的衣服,她的朋友是穿全黑的衣服,而且還有像打薄的長頭髮,跟『QUIET』的打扮是不一樣的,我應該不會看錯吧?」

後衛」一直帶著疑問的看著我。

 

快到廟的時候,我們停下車來買供品,於是我就去旁邊看另一台車有誰,除了「槍伯」外,車上都沒人了。

「『QUIET』的朋友沒跟我們來嗎?」

「『QUIET』沒帶朋友來啊!我們車上只有3個人!」

「是嗎?我在三合殿有看到『QUIET』穿黑色衣服的朋友啊,還是她只是陪『QUIET』來,然後就回去了!」

「『QUIET』沒帶她的朋友來啊!」

 

頓時,我開始覺得不妙了,那我看到那位對我點頭還微笑的黑衣女子是誰?我趕緊跟槍伯」提醒,等等你們在車上時,千萬別提到我剛說的黑衣女子,免得嚇到她們,剩下的我回三合殿再擲筊問問。沒想到話一說完,QUIET就走來了,槍伯」想說跟QUIET」很熟,不擔心她會害怕,就把我看到黑衣女子的事跟她說了。而「QUIET」回頭跟我說:

「沒啊!我沒帶朋友來啊!」

「妳黑底大白圓點的衣服,她是全黑,你們髮型也不一樣,我應該沒有眼花啊?」

「可是,我真的沒帶朋友來啊,還是你們隔壁的鄰居?」

就在這充滿玄奇的問號中,我們要上山準備幹工了!

 

在廟裏,我們利用空檔在討論這神秘黑衣女子是誰?大家都認為是不是「QUIET」的冤親債主來找她,甚至還推測是否為「QUIET」失聯很久的朋友,特別來『求助』。但我怎麼想都覺得好像不太對,而大家覺得我眼花的機率不高,難不成,我看到的是我自己的冤親債主,上門來向我要債了,O MY  GOD,太子爺趕緊幫我擋一下吧

 

從中部回到三合殿,處理好信眾的事情後,我就開始擲筊問,究竟在我出門時,看的黑衣女子是什麼人呢?但任憑我再怎麼問,都問不出答案,我連是否我眼花也問了,都沒有三聖筊的答案,最後只問到我看到的是QUIET」的朋友,但是,是誰?就問不出來了

 

不曰:我看到的真的是「阿飄」嗎?但又沒像傳說中的那麼可怕,她可是很和善,

而且沒有流血,還很客氣,加上身形輪廓很明顯,不是模糊的,跟一般茶

餘飯後對「阿飄」的描述是完全不同的!」

 

一般而言,「阿飄」被看到時,通常是祂較虛弱的時候,所以「相」才會是

模糊的,能看到輪廓很明顯的,是能量很具足的,也表示有一定的修為能

力。

 

QUIET」看到三合殿也在幫人解冤親債業,於是就找了「後衛」處理。三合殿的解冤親債業處理方式,是先查出當事人有那些較大的因果債業,可能會影響之後的生活,之後再覆查因果債業內容是否正確,最後再寫和解協議書,所以過程較繁雜一些,需要幾個工作天才能完成。

 

過幾天,QUIET」跑來三合殿,想了解她的因果債業協商得如何了?我便將協議書拿給她看,解釋一下內容與該做些什麼事。QUIET」看完和解協議書後,可以認同裏面所寫的『故事』,也願意照和解協議內寫的要求去做。於是她簽完名,蓋完手印後,我就將QUIET」的個人因果債業和解協議書印成三份,一份給QUIET」,一份火化,一份三合殿留檔。

 

在跟QUIET」閒聊間,她又提到我之前看到的黑衣女子,而且也想不起來她有什麼朋友,會是我所描述的狀態。我心想我都忘了這件事,想要以『眼睛有問題』的方式遺忘掉,怎麼QUIET」對那黑衣女生這麼感興趣啊!突然,她看到她的因果債業故事的其中一條,有一個黑令旗的故事,她就對我說:

「黑衣女生,會不會就是這一條的黑令旗?」

 

我愣住了,但卻有種感覺,QUIET」好像說對了!於是我馬上就開始擲筊問,沒想到馬上得到三聖筊,黑衣女子竟是QUIET」的黑令旗!頓時現場的人,眼睛都瞪大了起來,覺得太不可思議了!

 

 

不曰:為什麼我當天擲不到筊呢?因為當時QUIET」並還沒有想做因果債業的

 

協商,所以我才沒有相關的訊息,而祂們又不能說破,所以最多只能給我

 

是「QUIET」的朋友這樣的訊息。其實黑衣女子是來找幫助的,藉由

 

QUIET」的因緣來尋找,祂也推測到「QUIET」之後會在三合殿做因果

 

債業的協商,所以就顯了一個「相」讓我看到。

 

 

 

事後想想,這麼會這麼巧,全部的人都沒看到,就只有我看到,原來

 

QUIET協議書是我協助寫的,所以才讓我看到,我也沒想到像木頭的

 

我,竟然可以在光天化日之下看到「阿飄」,這真的是奇蹟了!

 

 

 

其實很多「阿飄」只是想尋求幫助,並不可怕,不是真的想害人,只是祂

 

們不知該用什麼方法,才能讓「人」知道!所以「人」才會趕緊到廟裏尋

 

求助,而祂們也才可能有機會得到祂們要的幫助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常愚居舍

不加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