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很少參加法會,尤其是其他地方辦的。

 

由於最近在協助一些師兄姐,寫其個人冤親債業和解協議,才報名了這次保安宮的梁皇寶懺法會。這次的法會共有七天,今天是第一天,我也很無來由的,想早上八點就到現場,也就是法會開始時。所以今天才起了大早,還想找人吃早餐。

 

保安宮是我很喜歡去的一個地方,那裏很安靜,給人很peace的感覺,尤其今天早上,人不多,清幽的古剎感,頓然而生,彷彿有回到古裝劇的感覺。現場還下著小雨,似乎有種電影情節的浪漫畫面在保安宮出現,隱約中,好像還看到有竹林在其間搖曳。

 

這次的梁皇保懺,我報的項目是解冤親債主的部分,一到後棟的大雄寶殿,就開始找設立的牌位,但憑著收據流水號,我是找不到,還好有一位熱心的大姐提醒,要到樓下的服務台詢問,因為牌位號碼不是按照收據的流水碼編的。我到樓下問完編碼,再回樓上找時,我只能說自己被業力障蔽,因為,就在我之前找的流水編碼的下兩格處,我竟然沒看到,果然眼睛瞎了

 

找到牌位後,我在一旁的椅子先坐著,突然好像有人跟我對話了,而其中一段是:

「解脫生死是用證的,不是用感覺的!」

 

我醒了過來,我壓根沒想到是神明在跟我講話,就直接連想到是我的冤親債主在跟我說話。於是我拿起了筊,直接問保生大帝,果然,剛剛閉眼的對話,是我的冤親債主,雖然我沒看到祂們。我再去擲筊,問是這次的冤親債主,是否全都到位了,結果是兩筊半,想說就繼續坐著等,看祂們是否還會繼續跟我聊天。

 

似乎自己被自己打斷與冤親債主的接續,坐了一會都沒什麼「對話」出現。就當我要張開眼睛時,傳來一個訊息:

「生死已無邊,苦海怎回頭?」

 

然後就沒下文了,感覺好像要我接話,但我不知道該接什麼,覺得接不上話,好沉重的感覺!但沒想到「我」竟然接了:

「只有一步走,才能得自由!」

 

這「走」,是「證」嗎?

 

我要離開保安宮前,問保生大帝是否有事情到提醒的,結果祂想給我一個有關習修的靈籤:

扁舟一葉泛來輕

五夜無聲載月明

任是長江風浪闊

不勞心力自登瀛

 

或許,我突然這麼想早到保安宮,就是因為人較少,好「聊天」吧!

(網路照片)

湖 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常愚居舍

不加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