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經,你的心,經過那邊了?

剛開始抄心經時,只是被交代的功課,只是有個師兄建議,可以用毛筆寫,來練習與老師的接續。為了方便,我就用自來水毛筆來寫心經,當然花的時間比用原子筆來得多。

去年,去了一趟大陸,買了一支小楷的毛筆,還蠻好寫的,於是兩種筆都會交叉著寫,但毛筆與自來水筆,就是兩種不同的筆,雖然功能相似,但寫出來的感覺與筆觸,不一樣就是不一樣,如同我們在選東西,看似相似的東西,本質是差十萬八千里的,就如同你用什麼心在寫心經。

課程慢慢進入下一個階段,為了練習「合一」,我還是用抄心經的方式,以觀察自己在寫心經時的念,有沒有跑掉,當下是不是專心在寫心經,還要擲筊問當天寫心經時的合一度百分比有多少?

剛開始合一度的百分比不高,而且每次數字的震盪蠻大的,越是認真在寫心經,好像百分比就越低。終於有一天,心經在抄一半的時候,我看著旁邊的檀香爐,冉冉升起的煙,好像知道什麼了?煙不管再怎麼飄,它就是一團煙,或者可說,是一個環香的煙。就算你用手去切斷煙,或是把檀香爐移動到別的地方,它還是一團煙,因為它的本質「不斷」的再燃燒,煙只是後面產生的果,除非火熄了,煙才會沒有了。燃燒的環香(因),就如同我們不止息的念頭(果),所以念不會停止的,除非是人掛了的時候。

原來我「認真」在寫心經時,我強迫自己分出第三個角色,來監督有沒有念頭不專心在寫心經,而跑出去成為「妄想」,那就算我真的可以做到活著沒妄想的程度,我還是有一個念頭在外面監督,那怎麼可能會有合一的一天呢?這不是拿石頭砸自己的腳嗎?

那我能做的是什麼呢?就是接受,接受所有的妄想,因為那也是我的念,如同被切斷的環香煙,不管飄在那,或被斷了幾截,都是煙,沒有分別。當發現到分心時,再把跑出去亂晃的念拉回來即可,而不是時時刻刻在監督。因為當分心時,跑出去的念也是「合一」的狀態,只是那個合一的狀態,沒有在寫心經,而是合一的在妄想,是一「體」同在,只是「用」不同。

看完了文章,現在你的心,經過那邊了?
心經 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不加冰 的頭像
不加冰

常愚居舍

不加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