僅以三杯蘿蔔湯祝壽

蘿蔔湯向來是我喜歡的湯,尤其加的料越少越好,僅是蘿蔔特有的香甜味,就可讓我喝上好幾碗。

在國小時,幾乎每天下午,都手握著五塊錢,等待一台電動三輪車來,上面賣有豆花,還有台式關東煮,黑輪加米血。一樣是五塊錢都可以買到的東西,我特別偏好買一支米血,原因無它,米血易飽足,口感還QQ的,最重要的是,湯可以免費喝上好幾碗,那湯,就是蘿蔔湯,湯只加了大骨燉熬,還有一些香菜提味,我似乎吃不膩這樣的搭配。

蘿幫湯烹煮也很簡單,切碎,丟進水裡,不加任何東西,湯也可以很美味,就是會有獨特的香氣被熬煮出來,不擅料理的我,也能做得出來,所以我愛,但更愛的是它代表著鄉土的滋味。小時候住在鄉下,蘿蔔是很容易拿到的東西,但有人覺得那是窮苦人家吃的菜,我很不以為意,菜那有高低之分,你最多可以說你喜不喜歡吃,但不能藉此去評判一個人。

上北部工作之後,也會煮蘿蔔湯,除了嘴饞之外,有時是手頭緊,沒什麼生活費,一鍋蘿蔔湯,就可以讓我吃好幾碗飯,甚至再多一餐。有時吃著吃著,也會不禁會哭出來,怎麼會讓自己落到如此地步呢?但路是自己選的,所有的結果,都該自己承受,不能只想著要好的,而不接受不如意的地方。

今天的午餐,店家煮了蘿蔔湯,清清淡淡,只有單純切丁的蘿蔔,但那獨特的香氣,就是可以讓我連續喝上三碗,這時似乎有「人」在腦海裡跟我對話:忍人所不能忍,必能任,擔其所不能擔,必能重。

哥喝得不是湯,是人生

如果沒有燉煮,蘿蔔終究還是蘿蔔,不會有那香味出現。

瘋和尚與老頑童,一直都是我的嚴師,極少在他們口中聽到我被稱讚的話,我對他們真是又敬又畏,又愛又怕。敬的是他們對自我要求很高,所以是說到做到,而不只是嘴巴說說。畏的是,每次都罵我,連做對也罵,這讓我無所適從。愛的是,他們真的關心我,無私的奉獻他們自己而照顧我。怕的是,我能不能達到他們對我的要求。

人在遇到問題時,總是希望別人的安慰,這無可厚非,但如果已經是成為習慣,一種重蹈覆轍的人生而不想調整時,其實你要的只是取暖,最後你只會凍死自己。我們也常聽人抱怨,為什麼當時沒有人提醒自己,我想大部分都有人提醒,只是你聽不進去,因為你只是要討拍,而不是真的建議。

有一天,在三合殿擲筊聊天,祂們說:希望你可以把我們的精神傳承下去。我哭了,我懂了,不是糖果才能幫助人,有時棒子也得出現。我終於體會到,當時他們對我是什麼樣的心情,沒有人真想當那樣的角色,但,不得不,心理的抗壓強度要到多大,才能讓自己不在意被別人埋怨與誤會。

慈悲不是爛慈悲
佛來也有威德相
千錘百鍊始得點
點點滴滴映入心

二月初二龍抬頭
驚蟄已去雷鳴動
春分將到日夜均
清明自在無煩憂

IMG_0732 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不加冰 的頭像
不加冰

常愚居舍

不加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