去年過年前,我在台南天壇,發了一個願,要念兩年的金剛經,迴向給有緣眾靈,祂們很「靈」性,一星期七天,只要我念一到五就可以,六日自己隨法喜。

由於接近年關,念沒幾天就過農曆年了,當時回台南過除夕,守歲完要睡覺時,才驚覺忘了念。本想先睡再說,但想想還是起來補念完,完成自己的承諾,習慣就是這樣一點一滴養成的,偷不得懶的,以下就是我的學習過程。

我們都還不到只用口說,就可以成事的階段,所以只能「行」,才有因緣的建立與成功的機會,也不可能只動張嘴巴,錢就會進來。如果有,也是以前,善因緣用盡,沒用「行」去積累,最後是山空海枯。而過去輝煌的歷史,有時會是你放不下的障礙,既然已是過往的雲煙,那記得要吃飯,因為回憶是填不飽肚子的。

面對事情,是想調整的第一步,但如何繼續走第二步第三步,就靠自己的堅持了,有沒有改變,就看你走了幾步,而不是走了一步,就一直喊為什麼沒有改變。調整的過程會有問題的產生,人當然會痛苦,但不想重蹈覆轍,就只能改變自己的習慣與做事邏輯,不改,問題就重複發生,苦只會越來越大。我們也別妄想,會有人來幫我們解決問題,因為那是需要代價的,而我們承受不起。

調整,也不會有人會盯著你,不想做,就拉倒,還要有人盯才肯做,那別做了,免得你煩,盯人的也累,自律是靠自己養成的,就如同習慣。

或許有人會說,我住廟裡,有神在,每天看著祂們會不敢偷懶,所以很容易養成習慣。其實人只要有惰性,就算神背在背上,還是一樣會偷懶,跟與神明近不近無關。我剛搬進來住時,也沒有每天打坐,定課也沒做,祂們也沒有對我怎麼樣,也沒懲罰我,也沒託夢給我要精進。直到有一天在大殿聽到一個很平和的聲音:「你在幹嘛?」。我就醒了過來,我每天在幹嘛?混吃等死嗎?於是,我自己要求自己,星期一到五都要做定課,無關神明交代,原因無他,這事對自己好,不需要被交辦。

剛開始念金剛經很嘔,為什麼其他師兄姐,好像各自請自己的老師協助一下,就可以完成了,為什麼我的迴向,還必須要念兩年的金剛經。過了幾個月後,我才想到,換個角度,或許祂們是希望我用兩年的時間,去懂金剛經。

很多的功課並不是懲罰,是一種協助的方式,只是我們太執著於自己的好壞判斷,所以誤解了很多事。當你功課還沒做完,你要如何去判斷對自己好或不好?就像健身教練,教了一套瘦身的動作,你沒做完與持續,怎知有沒有用?只會嫌動作醜,效率不夠快,那乾脆直接去修圖就好,健身費也可以省起來。

想學,很好,太快,會忘了咀嚼,我花了三四年的時間,訓體才從地上爬了起來。這段時間,就單純調一個心性,而不是接駕。身邊有很多例子,就是因為求快,而產生大波盪。當時我更想求快,幸好有嚴師,陪我耗了三四年,我才沒有偏差太多,不給,才是對我好。沒調整好,給了,壞更快。

這兩年我能讀懂多少金剛經的含意?
但能懂一個字就積累一個字,就會變成「我的金剛經」,而「你的金剛經」,就等著你去讀。

誰的金剛經 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不加冰 的頭像
不加冰

常愚居舍

不加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