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宜蘭辦完法會,晚上吃平安宴時,突然被A師姐問到,要不要一起搭她們的車回台北,當時我猶豫了好幾秒,因為想說有些師兄喝了酒,應該會晚一點才走,但又想到我的行李在她們的車上,於是就答應A師姐的邀約。我趕緊把隨身背的包包找到,然後就直接離開了。

就在我們的車要離開,我看到手機有未接來電,正回撥時,突然有位師兄來敲車窗,問我老師的法器有沒有帶在身上,我突然驚覺,我忘了這件事,趕緊下車去拿老師的法器。天啊,我怎麼會忘了,突如其來搭車變化,打亂了我的步調,幸好有師兄的提醒,否則我可能回台北後,會被吊起來打。

車內除了我,還有一位開車的師兄,與兩位師姐。由於當天是星期日,雪隧車流量超多,所以車速很慢,相對的也增加了開車的時間。約超過了半小時,我們才開進雪隧,但開了一會,車上的溫度開始增高,冷氣竟然變暖氣了。開車的師兄說,這車老了,也剛換過零件,但問題還是沒解決,水箱現在溫度幾乎已經到頂了,可能要隨時準備停路邊。A師姐一路上跟保養廠的師傅通話,但不管對方教了什麼解決措施,溫度一直沒降,水箱瀕臨快爆炸的狀態。

這時我想到神尊們一直要我們有正向的思考,所以我就想說這是在訓練處變不驚,我就試著維持大家的情緒。我想大家都在想,這車,是否能撐到出雪隧,因為在雪隧突然拋錨,是件很危險的事,或許大家現在的心裏,比平常更虔誠的在念阿彌陀佛吧!

車子終於出了雪隧,大家仿佛鬆了一口氣,師兄趕進將車子開往坪林,先停車檢查。開車的師兄推測,應該是車速過慢,加上隧道內的溫度高不易散熱,所以才讓老車的溫度,無處宣洩。由於還是一樣找不出解決的方法,師兄決定讓車子冷卻一下後,我們還是一樣上路,至少已經沒有長距離的隧道了。

沒想到,我們越開越順,溫度降下來了,也有冷氣了,大家好開心。坐在後座的兩位師姐,一直說是我的老師保佑,才讓我們平安,否則一般早就出狀況了。A師姐還說她也是莫名其妙地想找我一起搭車回台北,再加上車上有「忘而復得」的法器,所以一定是我的老師在保佑,B師姐也在旁邊一同幫腔。我心裏想,你們的想法比我更正面,我還覺得是不是我自己帶賽,所以車子才出狀況,怎麼你們會覺得找我上車,又有法器,就會是大家的平安救星呢?會不會太迷信啊?

反正現在車子沒問題了,我就問開車的師兄,如果溫度再一直高下去,會有什麼狀況發生?他很淡定的說,前面的引擎蓋就會開始冒出水蒸氣,接下來就不知道會發生什麼狀況了!頓時我浮現出電影情節的畫面了,我開始跟後座的師姐一樣,真的有神在保佑,娘子快出來看啊,阿彌陀佛瞬間念了好幾遍。我真的是不知,才不懂得怕,難怪後面的兩位師姐,堅決的說這是老師的保佑,沒想到是我的後知後覺,才沒讓恐懼生成。

回到三合殿時,三台車竟然同時回來,前後差不到五分鐘,這也太厲害了吧,因為三台車是不同時間回程的,時間差是很大的,尤其我坐的那一台車,是第一時間回來,這太巧合了,一定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。就在大家忙完回去只剩我一個人時,我拿起了筊,問一下老師,是不是知道車子會出狀況,才會讓我帶著法器上車,但不管怎麼問,都是兩筊或兩筊半。最後終於問到答案,這是祂們的安排。為什麼說是安排,而不是保佑呢?因為除了是保佑人外,還有藉法器,乘載一些有緣眾靈,來參加即將開始的三合殿普渡法會,而且三台車,都各有法器,所以祂們考慮的不是只有人,還有靈,只是我那台車比較高潮迭起。

差點,與神同行,去見我老師了!
奇妙的安排 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不加冰 的頭像
不加冰

常愚居舍

不加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