現在、過去與未來,佛說三世不可得。天地與人交錯動,天盤至此交近運,雖說人間紛爭多,天體運行換方位。

人說一世一百年,吾說天界五千轉,五千轉中佔兩回,兩千五百動一次。
世逢交接入空隙,宛如混沌未開時,茫然規矩無所循,各自奔路畫地域。
有如人間為區域,劃地為王各為陣,此乃天體之進駐,可是箇中幾多變。
唯有自性解光明,維持不動循規矩,此種靈體恆不變,歷劫不衰永光明。
否然一入空隙門,宛如漏斗下無底。堅定中心循規矩,誘導眾靈得意義。
如然定數已造成,此乃三界試煉期。宛如人間之課習,神佛只能乾著急。
愈想幫忙試做弊,愈要靈體多穩固。宛如人間補習班,偷偷洩題人不知。
如問師父何如辦?吾問靈子要何如?
 

師父口中言、宛如慈母心,針多布亦雜,口多人嫌煩。欲想課習過,魔鬼來訓練。
又想保證班,又要人輕鬆,不想多讀書,又要分數高,最好師父寫,照片換我來,
考試之期到,師父當槍手,最好多幾名,神佛皆來到,全部來幫忙,一起來做弊。
這個規矩怎麼辦?真是

 

老師幾多考,寒窗苦讀書,證照皆俱足,才能開班課。
現換學生來,似逢一顆棋,老師你來考,考過我看看?
是誰考試?這搞也搞不懂。

 

對應此世局,雖有多法解,尚要己努力,大步邁向前。
神佛可幫忙,宛如伴讀生,一路隨你行,箇中多提點。
背著書本追你念,你拿棍棒打我頭,叫我倒茶兼灑水?
非是老師行,只是伴讀生!

嫌我老來動作慢,嫌我老來不對時,宛如你家老長工,嫌東嫌西兼吐痰。

這汝然屬於這天體運行的交錯期,中間會有空隙,那空隙宛如一個大漏斗。不穩定的雜質,就往漏斗底跑。漏斗下不見底,這跑哪去也不知,還難計算。然後,漏斗上的粒子,看到一群不會被漏斗吸,因為這個顆體比較大,漏斗想吸它。噗,就堵住,它也不肯幹,它還會篩選。然後大的粒子想找這個小的粒子,說:「來啊!靠近點,是吧?我想辦法在先在這個瓷器裡幫你補充點能量,是吧?」
 

這吃的胖,那你要肯開口吃嘛!我餵你,你說:「不要,有沒別的辦法?打針好了!」打什麼啊?灌氣球吧?又不能灌,灌了會爆炸的,沒東西可灌。怎麼辦?就在那邊滴溜一直看著你轉,再告訴你,你說:「祢少煩我,我轉的正爽快,這有如在媽媽的肚子裡像搖籃,浮浮沈沈,迷迷惘惘,魂失不止,多麼快活!」難怪人間發展毒品啊!這個短暫忘記快樂~最好毒品越吃越大,癮越上來,渾然不知人世發生何事。

然後叫你戒毒,宛如要殺死你家一家人,恨死我!是吧?汝然要對你好,強硬拉你去勒戒所,還要先告了你,請警察抓你,你又犯法被登記。唉~師父看靈子,宛如從己出,道道書兩難啊,只能丟扇子,不能丟靈子,只能丟扇子。扇子丟了撿回來開個光,靈子丟了找不到哦!每一個靈魂的細微,都是單獨一個很特殊的因子,無人可仿造,也沒皆相同,所以都叫獨一無二,丟了就沒了!
 

眾人皆求吾:師父世道難!生計快不顧,乞求師父來!
還有真想法欸!還有真替你們想方法:方法早已傳,你視如糞土。再問師父何法好,師父說就這一法行!有沒用?科學驗證啊!前半年一直講,那個方法大家視如糞土,宛如講學問。「我是要找方法,我不是要祢告訴我觀念。」唉!汝然真進入定數,這方法跟以前不同,就靠這個觀念可度過,你告訴我用啥方法?

世代交替嘛~人也講:人類進步嘛,觀念要跟著時代轉變,那想法與看世界的角度,你必須要開廣,還要有世界觀。結果你們老在行一個老方法『祢告訴我一個方法?』是啊?這可真衝擊,那方法講你說我談觀念,我又談一些學術,為啥?你指這個方法不好用,那師父說,你要在社會驗證啊,是吧!
 

昨日有人找師父,相談宗教之亂象,靈子無怙可依靠,百尋千回不著門。欲要佛門開大法,廣納靈子回歸位!你猜我怎麼著回他?也沒那個老套告訴他:「佛門早開,看你自己走進來,門就在你面前,你徘徊駐足不來」「欸!時代改變,絕不談那個,甚麼佛又在你心裡,祢又說老套。」我說「怎麼著?他找那麼多地方,代表還沒驗證完,自我中心觀念過於充足,需要時代考驗,他必須先驗證,啥時代可廣開這大門,這才在叫時機點。」不然講半天還叫『觀念』,講半天還叫『囉嗦』,講半天還說你沒談一個方法,要求學門我去別的地方,等啥時侯?

等這門課、這些話都在這個時代的動盪年底,驗證的那一刻,這就不用大家都耍嘴皮子啊!然後嚴格開一個魔鬼補習班來訓練。那時侯就乖乖回來坐在那裡學,為什麼?跟小孩子一樣,爸爸媽媽跟他講:「唉喲,你走這條路會吃虧啊,這個東西不可幹啊,幹完會又怎麼樣啊!」他嘴巴講:「好,心裡就想你這老頭子過時了,沒試你怎知道?時代變了,你的觀念不合宜。」一定這樣想,然後出門在外吃了苦頭,結果還要幹什麼?再回來找爸爸媽媽!我說:「等哪一刻,會乖乖聽你講三年話啦!」等啥時?
 

眾佛皆說清靜場,此年暫停人間事,非是放棄眾靈子,只是紛亂是非無所依。

有沒好辦法?有!有什麼辦法可改變?可以守護這一些人、守護有中心思想與道德標準觀念,學會心存感恩天地之靈子,為啥?他比較不會被誘惑,他比較不會被眾靈干擾,他比較聽的進去。因為為啥?如果叫「定數」,又叫天機不可破,眾人都知道不可破只能像什麼?前段所言:宛如補習班老師開班授課,你來補習。我又不能告訴你這題非考不可,神佛也為了你們有時侯偷偷做點小弊,先去看一下試題,假裝沒看到,也不能告訴你我看到,然後苦口婆心告訴你:這個要考,你這個多念點
 

結果你每每就覺「這什麼爛題目啊,這種考古題考爛了現在哪一個時代誰出啊,這個不妙嘛,這個補習班可不好了,老師要念這個真的是糟糕的東西,應該念一點高科技,特別一點的方法。」結果,今年就考這題!那就等考完了再講,能怎麼說?告訴你保證師父說祂保證考,因我連夜去抄襲,結果還沒考試題先換我也抓去關了。爲什麼?我從國庫偷到科習試卷,然後印製坊間給人,當然考狀元,這科習不就作幣?唉~有時真的急,急著:你怎麼搞不懂?

我也有時真敬佩啊!都來補習班補習,又不相信補習班老師,那你就在家點一個燈、鑿一個壁,學古人,對吧?懸樑刺骨、鑿爐借火、寒窗苦讀也能成狀元。又不想要,做的這麼辛苦,來補習班補習,又不聽老師講話。那這讓我看到一個二十年前,熱鬧的一條街在台灣:學生補習課堂坐,老師只是八股文。「什麼?這些講八股文的老師真囉唆!」真正輕鬆只等待,吃飯時間先到來!
 

啥時最熱鬧?中午一喊下課開飯,整條街歡天喜地,為啥這麼快樂啊?口中放銀兩,不靠我個人,有人伸手拿,就有人放銀兩,愛花的不是自己,吃的可爽快啊,最好能變這樣。我也在申請幫你們,我有聽你們講話。

那我說:「佛陀,眾人說乾脆我們全下來嘛,幻化成實體,教育人就相信我。」哎!我告訴你,佛也辛苦,祂說:你先觀察一下人間補習班啊,還有學校,祂說別下來以後啊,到時候被指著鼻子罵,為什麼?「佛陀?這世界哪可能有佛陀,詭辯!」祂說這下可糗了,起碼沒出現,眾人還相信我。這一出現我看世界大亂啦!有申請啊!師父很開通,是啊?學生上課有疑問我們解惑,我們有申請啊!前幾日真申請,可抱歉,你們這申請批准沒過,佛也怕你們,祂說:雖然不在名不在利,已無功果可得,這一下下來,祂怕青菜丟到頭。
 

師父有想啊:我來現身好啦!找你們在人眾多的街口吶喊:濟公師父降臨,宛如你們那個台北市西門町那個怪老頭。我看不是先傳法,先進警察局拘留所。「提這些什麼?什麼我都不信,只有我相信自己眼睛看到、手裡踫到。」你乾脆直白告訴我怎麼做,有啊?我每每課堂上,還有在互動教學,私底下來此處拜訪於我,我都有一步一步勸他做。我講完以後,你們哪位聽我講?還好沒現身,現身更丟人,講了你還不聽,這個不曉得往哪可傳法啊!還變成實證---「你看濟公師父現金身在這裡,我還不鳥他!」還得到實證,我看那大家拆我廟啦!為什麼?也沒怎麼樣啊!怎麼辦?佛慈悲還不能懲處你,只能自認倒楣夾著尾巴跑。

我想想本來覺得你們的話也還挺對,乾脆來告訴你,我講真的,佛陀還是比較大智慧,這補習班的道理一講完,師父我小小閉一關,冥想一下想到這道理---「你看,我覺得此法不通啊,慈悲要用一點智慧的覺醒!」師父這次長了智慧,這不就應了你們人間的驗證嗎?「有種祢來,來了,我把祢轟出門,這下你就糗了!」笑話啊~佛學通識,在笑話與禪機裡面,透露很多訊息,雖然淺顯易懂,可是,是真實的道理在這世界上,用的方法非常貼近人世間,可是真的要思考啊!
 

太子在查探,世界大踫撞。可是,就如古老詩人說講:所有踫撞點中皆有空隙,在空隙可沈淪,空隙也可被轉變。在空隙中求解法,有啊!神佛還是在動腦筋,怎麼解掉疑難,解掉這麼高的痛苦指數,太子爺曾預言:「2010年的世界,如果在傳統宗教的國度,有兩種行業非常興盛:一種叫醫院,一種叫宗教,就你們現在把宗教轉成的就是大家看準這行業火紅啊!叫做咨詢師。人生咨詢師、生命諮詢師、靈魂諮詢師。」自己靈魂都還沒諮詢完,能諮詢誰?兩種行業最火紅,為啥?生活痛苦指數高嘛!心裡出問題產生身體的疾病,身體疾病看醫生,心理疾病找咨詢師,解了你們真問題?沒啊!

還有人問我,這世代還有沒希望?甚至於網路上還有人問我們,2012年人類是不是要毀滅了?這問題,我看完,我都想睡覺。這世代也不就宛如,人健康了十年,機器沒保養,管路堵塞,所以進廠保養一陣子,只要不要把那個所謂的心臟主鍵弄壞.所有病都還有一點解法,這時代也就進入踫撞期,中間的空隙與轉變。這就是昨天人家講,生滅太極的道理!也就是西方國度傳承的一句很古老的彥語:「當上帝關了你一扇門,一定會幫你開啟一扇窗。」除非人心已經狂亂,失去希望,互相毀滅的那一刻,有可能發生毀滅狀態
 

苦三年,世界沒希望?人生完蛋?這顆地球啊,歷經三劫,才成為一個氣體,再歷經三劫,才有產生一點能量體成固狀,再歷經三劫啊,才有產生所有的面貌,你們不曉得是第幾劫才出現的人類跟生命體,這一劫叫四十一億年啊,你看經過多久,三年的痛苦,世界沒希望啊?

然後:前人種樹,後人乘涼,已忘了樹怎麼栽種,你們也一直在查探人類的歷史嘛!古代的人沒水、沒電、靠雙手,什麼都不方便,這叫前人,也叫你們的祖先人類,一路走來,走到今天科技發達,讓你們這些子孫享受歡娛!過於快樂,一點小苦一來、一個小衝擊「世界沒希望啊!人間要絕望啊!」,那古代那些人是怎麼來的啊?你們的祖先怎麼一步一步安固當車建設到現今?如然那時侯他們像你現在的想法,那他們早放棄,就沒你們!
 

感恩擴及無限時,思考前人之路難,己生受苦思後代,堅持生活為後人。

因為你們也承受過這樣的恩德啊!感恩以前人家的辛苦,現在換你當他的角色,讓你的後代還能安居樂業,這叫傳承啊,不是自己受苦,已經放棄?為什麼?所有的中心標準,佛家講「活在當下」,不是只活著只照顧自己啊!那不叫活在當下看眼未來。活在當下:是你已明白所有世界環節,包含你的人生處境,設定一個開始能夠往前走道路的基準平台,到最小的消耗。當你看,你也很清楚了,你一步一步走都不覺得驚訝與苦,因為你看得到未來。因為你很清楚知道所有古代人怎麼傳承到今給你們,難道他們都沒遇過災劫?也就叫做試煉期。
 

感恩啊在這裡,活在當下是解離自己的痛苦,還能傳承下一代,而不是這時每天看你叫:「沒錢啊,沒錢啊,沒錢會死人啊!」「好啊!我好慘啊!我慘啊!這人間真可惡啊,沒希望啊!這些人啊沒有一個人對我好,每天你這樣念完啊。」難怪你們講什麼80後的人都比較自私只顧自己,我開心還有什麼辦不到?這些故事怎麼來,全從你們這些人口中來,為什麼?從小他就看你們叫「沒錢苦啊!沒錢苦!所以他就只要錢,這些人壞啊,沒人可幫忙我,後來他完全懷疑所有人,只相信自己。」這就叫傳承啊!

如果你每天在喊的是:時間到來我怎麼解決所有人生是正常發展,我只思考我未來怎麼辦,我不會每天唉唉叫,未來的小孩也會唉唉叫,因為他學你啦!他被你教育啦!因為你以身現法,你用身教在教他,你非常穩定,你只計算所有故事的缺失「我怎麼調整,然後我怎麼度過,我怎麼一步一步的走出這一個困境,達到了平衡的彼岸。」他也學著你們在成長在學習,是啊!就這故事,這就是教育與傳承,傳承是用人的生命寫的,不是嘴巴講的叫教育,這也叫時代的變遷。對吧!
 

故事很好講,每每覺得:師父不是人,無法感同身受,唉~你們小看師父,師父每每都在你們身邊,就剛剛前頭一段話所講的「乾著急」,乾著急比盲目的著急更慘,為什麼?乾著急是無法可施,還能一直講,講到還要被罵,那是盲目的著急,是亂幹!每天忙的不亦樂乎,甚麼也來不及想,只想到那煩惱,乾著急是:沒煩惱還看到你煩惱,要解你煩惱還無法可施。這才真的叫做莫名的無奈啊!

這也就像你們教小孩嘛:感同身受。所以神佛如慈母心原因在這!可了?
 

也沒有很悲情,故事原本就這樣,只是師得一法走,還要你們眾人想要知道怎麼走,師父才有話跟你們講,不然又像上課,是啊?還有課上的很好,那個冠冕堂皇,引經據典啊,那個高深學問的,還有講到什麼什麼奇奇怪怪的,更特別的理論,連卡通都搬出來講的都有!沒有在上課,我真的跟你們親身的在經歷這世代,我用我累劫的生命在譜下經驗的故事,是實際的告訴你們怎麼動,我沒談學問,我真沒談學問。

這課啊我想,年前講,你們覺得叫氣話,我說課不上也罷!不是說不跟你們閒聊,或傳承這些,是說把課搬在生活上的每一課去學習體驗,不要用講的,用做的,大家這樣子討論完師父用這累劫的生命譜下的經驗傳給你們,你們用這個故事在生活中驗證,驗證完變成你們生命的故事,然後你把這故事再傳承下去!
 

不做?先討論!討論完覺得這個不保險,再找一門課來討論,結果每一樣課通通沒有經驗與驗證過,它永遠叫課本學問,他永遠不叫生命中的經驗傳承,差別很大的啊。這講完很可能也很多人覺得又是老生長談,又是一個基本學問我都聽過我也懂,有時侯老話在講一句:就是老人會囉嗦,沒做過,你怎知箇中苦味?

看別人的故事永遠好解決,就像看別人在談戀愛,他失戀啊:『你苦什麼啊,我怎麼沒有?我就不相信你怎麼樣?』你從沒有完完全全的品嚐過七情六慾,你怎知什麼叫七情六慾?沒有真正把這個人家用生命寫的故事,拿回這個現實的社會裡一一驗證完,你懂他文字寫三句:我愛你,用什麼愛啊?到底要愛什麼?是靈魂與靈魂的相結合,是靈魂與靈魂的心,不是我愛你的錢,我愛你的長相,我愛你的甜言蜜語,那叫文字的遊戲,那沒有真感覺。
 

幾種很通俗的比喻,希望你們真的綁在你們的生活點滴去實驗,那才真的變成你們的故事,老生常談也有談這,不過今年很開心,除了老人與小孩之外,加了所謂的白面書生進來,今天在這到最後,太子爺請我們還有那個白面書生講一個笑話:人生江湖三傑已到期,老人小孩與書生。為了什麼啊?境界不同層次的人。

人稱消遙散仙行,不管人間幾多愁,也下海了,為了什麼下海?為了這些靈子?不是領聖旨的旨,這些靈子,這叫做聰明有智慧的靈子,連這不管人間俗事的都下海了,這下不叫「八仙過海」,叫「八仙下海」。全來了,為啥?唉~為了你們要的方法太多嘛。神佛是慈悲的要滿足你,不滿足的叫魔鬼。唉!
 

對不起啊,魔鬼老頭退位啦!魔鬼補習班要改變方法啦.現在這老頭也要變成一個智慧的長者,循循善誘就好,然後開啟家裡的門,門口點一扇燈,要老淚縱橫、含著眼眶有點感傷的講:「唉呀,這家門永遠為你而開啊,外面如果苦了,記得回家我永遠為你點一盞燈啊。」這樣有很慈悲沒?我也會幹啊,現在我會扮演這角色!阿彌陀佛希望這堂課可解離這世代今年的重擔,一年的苦楚,好生思考!好生思考啊!

 阿彌陀佛
原文錄音檔網址:http://www.nezha.com.tw/first-dt-1.php?id=163
 
創作者介紹

常愚居舍

不加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