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:不加冰

 

離開了湄州島,有關於海的行程,終於都走完了,剩下的都在陸地上,那就安全多了,只要能睡著,就不會暈車,但如果在船上,那就準備暈船吧。雖然有排了行程,但說真的,我都沒記要去那,反正跟著大家走準沒錯,我也不可能脫隊。我只記得下一個行程要去溫州,但要幹嘛,天曉得,我只知道又要準備睡覺了,因為老頑童說坐車到下一個地方,要一兩個小時。雖然我練就了隨躺隨睡的絕技,但剛上車我沒什麼睡意,此時我從行李裏,拿出尚未在大陸現世的寶物哈利波特,來打發我坐車的時間。看著看著,我突然想睡了,我又做夢了。

 

我夢到一個水面,不是海,像河又像湖,一個很乾淨又舒服的水景,水面的兩邊有山,右邊山的山腰,有一個白色斜屋頂的建築物。

 

我們終於到了下塌的飯店,但卻聽到了惡耗:「我們並沒有訂房間」!

 

這怎麼可能呢?我們行程是一天一天順下來,怎麼可能會沒訂到房間。師姐拿出相關文件,想證明我們的確有訂房。

 

沒想到服務員卻說:「小姐,您訂的房間是明天的,不是今天!」

 

頓時換我們嚇傻了,我們提早一天到,那之前的行程是怎麼排的?不是一天一天都接得好好的嗎,負責相關行程的師姐,可是在出發前很細心的對了好幾次,怎麼可會多出一天來呢?還是我們經過時光隧道,穿越了時空?有好多的問號圍繞在我們身旁,難道我們被「玩」了嗎?我們趕緊請服務員,幫我們挪看看有沒有房間,但當周,當地辦了兩岸交流的活動,所以房間都滿了,難道那我們今晚就準備要露宿街頭了嗎?難不成睡公園是被「安排」的課程,這會是實境秀的戶外教學嗎?

 

就在我們手足無措時,服務員傳來令人振奮的消息,飯店臨時清出來三間房間,但在不同樓層,我們二話不說,馬上拿下那三間救命房間。傑克,祢不會拿我們在尋開心找樂子吧,還是在訓練我們心臟大小?

 

經過一番折騰,大家終於安頓好,只剩我、老頑童、一位師姐還有體力下樓吃飯,剩下的人全部掛點躺平。我跟大家聊我在公車上做的夢,師姐直接說我可能被昨晚的催眠所影響,所以才夢到類似老頑童在催眠時看到的景像。老頑童沒對我的夢做什麼回應,因為他正百思不得其解,怎麼會多一天出來呢?我們邊吃飯邊想這一天是怎麼多出來的,但三個臭皮匠,卻也想不出一個「諸葛亮」來。就在我們想破頭時,「司馬懿」出現了。

 

老頑童突然聽到一個聲音:「都到溫州了,還不來找我!」

 

不曰:老頑童聽到的聲音,是名為大聖爺的能量場,大聖爺的祖廟就是在溫州。

     老頑童曾經到溫州找過大聖爺廟,但該次並沒有找到。原來這多出來的一

     天,是大聖爺安排的,不這麼「玩一下」,我們怎麼會服了大聖爺呢?

 

     這是單純巧合嗎?試想,你要出去那麼多天的旅遊,確定了旅程中每個機

     位與房間,而且還對了很多遍,如果漏掉一天,你會不知道嗎?這機率也

     太低了吧!最後我只能定義這次事件為「神遮眼」!

 

但大聖爺廟在那裏呢?我們三個人都不知道,又是一個解不開的謎,但能不找嗎?那可能會讓我們「神擋牆」,永遠走不出去溫州吧!大聖爺也太玩人了吧,連個線索都不給。老頑童趕緊跟櫃台要電話,想找一台小巴,好明天可以載我們到處找,但沒想到大陸人真守時,超過晚上九點,電話都沒人接,這下可好,連交通工具都被斷線了,難道明天要我們全部的人,全部坐「11」號公車嗎?

 

不曰:在我們吃完飯上樓閒聊時,老頑童化身為超級賽亞人,我們以為救星到了,

     沒想到確沒有任何線索給我們。祂們要我們相信祂們的善意安排,只要一

     直問路,就一定會找到,端看我們堅不堅信,有沒有堅持到最後!

 

老頑童變回正常人後,我們以為他變身時,有偷接線探聽消息,但我們失望了,他沒有任何內線消息,但他卻很悠閒,反而是我們三個到大陸「回家」的人,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,老頑童,你太悠哉了吧!我曾想過,會不會是老頑童早知道答案,故意賣關子不說,但我猜錯了!因為像這樣沒頭沒尾的經驗,老頑童經歷過太多次了,每次都得到驗證,只要真信,就會有答案。只是這次「回家三人組」的我們,是真的堅信嗎?還是耍嘴皮子而已,我想這答案明天就知道了。就在我們還在手足無措的情緒中,老頑童跟我們約好明早起床的時間,要我們趕緊回房間休息,不用擔心太多,一切聽祂們的指引,自有安排!

 

我回到房間,心裏完全沒底,我真的相信祂們嗎?如果真的信,那為何又會如此不安呢?這感覺像是打麻將聽三個洞,卻一直都沒自摸的感覺,忐忑、納悶、想翻底牌!老頑童到大陸闖蕩這麼多年,我想應該真沒問題吧,不然現在他怎還可以活得好好的呢!

 

由於緊張,在還沒到起床的時間,我早已打理妥當,準備迎接即將出現的旅程。但到過了約定的時間,房間裏的電話沒有響起,我想說大家可能會耽擱個幾分鐘,我就繼續坐在沙發上等。十分鐘,十五分鐘,我再也忍不住了,打了內線到老頑童的房間,沒想到卻聽到剛睡醒的聲音。天啊!這怎麼可能,我們當中就屬老頑童最不容易出包,他這次竟然睡過頭,而且我們的車,還有目的地都還不知道在那的狀況下,我們一早就出狀況了,這會是不好的預兆嗎?

 

老頑童在房裏打了好幾通電話,終於找到一台小巴可以載我們了。老頑童到樓下跟我們會合時,他自己也覺得不可思議,因為在「有事」的狀況下,他是不會睡過頭的,所以他自己也覺得怪怪的!雖然怪,雖然奇,但老頑童還是一樣神色自若,好像一切都在掌握中,這莫名的自信,到底是從那來的?而老頑童訂的小巴,就在我們聊天中開到了。

 

不曰:為了等待適合的連接點,有時祂們會故意設計一些狀況,讓「人」做什麼

     事都發揮不了作用,因為就是要你留在原點等待,你「動」了,就接不上

     了!昨晚打電話找不到人可以叫小巴,跟今早老頑童的睡過頭,就是為了

     讓我們可以聯絡到那小巴的司機,你也可以說這只是巧合,但這也太巧

     了,因為小巴司機竟然知道大聖爺廟在那,但只是知道大概方向,切確位

     置還要再找。

 

在車上與司機閒聊,才知道他與朋友合開車行,今天換到他出來跑車。由於老頑童已經有大陸口音了,當他知道我們是從台灣來的時候,很開心的說運氣好可以載到我們,還天南地北的聊起來。大陸人報路常說拐個彎或下個路口就到了,但這距離通常不是我們台灣人可以想像的,常是好幾公里的距離。所以我們就在路人好幾個「拐個彎就到」的指示下,風塵僕僕的往前進。

 

當不知道目的地,還要一直問路的情況下,人其實心裏是會很煩躁的,感覺無邊無際,不知要到那時才會有個答案,所以車上的氣氛,開始悶了起來,最後只剩下老頑童與司機的聊天聲。就在此時,車子突然停下來了,而且十幾分鐘都沒動,原來道路在施工,所以只能單線通車,這下可好了,氣氛又更糟了,老頑童像是在另一個世界,繼續聊他的天,我只能看著大家苦笑,因為我也悶了,想睡也睡不著。

 

我們開了一段路後,問了好幾個路人,都沒有人知道大聖爺廟怎麼走,難道我們走錯路了嗎?此時我也亂了,開始出餿主意,搬出曾經在網路上看到的文章,說大聖爺廟應該在那邊,是否該往另一個方式找找?但老頑童仍不為所動,相信之前有給方向的路人,要司機繼續往前開。此時車上氣氛應該到了最低點了,我心想說乾脆打道回府好了,因為我們真的有努力在找,找不到又不是我們的錯,何必浪費時間在這無意義的尋找呢?就在我一連串心裏OS後,我們開到了一個村莊,這下可好玩了,此路不通!原來這村莊有工程在進行,路暫時停止通行,我們只好被迫停在一旁,我心想今天怎麼會那麼不順啊,果然一早就給我們預兆了,唉!

 

有位師姐看到旁邊有人在賣水果,而且有賣香蕉,想說既然一樣要等,就乾脆下車去晃晃買買水果,帶個香蕉去拜拜大聖爺。於是我們就下車去買香蕉,順便問問老板知不知道大聖爺廟怎麼走!沒想到老板竟然知道方向,還說我們前進的方向沒有錯,要我們等到路通之後,繼續往前開,就會看到一條河,順著河走,會經過雙叉路,記得往左轉,就會到了!聽到這樣詳細的資訊,大家好像久旱逢甘霖,整個人都活過來了,剛剛在車上的煩躁氣氛,一下子全被掃光了,好像大聖爺廟就在眼前,一蹴可幾,像是準備破解祂們設計的關卡。

 

車上的氣氛快樂了起來,大家邊吃水果邊聊天,也看著窗外,等待下一個路標「河」的出現。車子順著路右轉,大家看到了河,開心了起來,除了是愈接近目的地的喜悅外,那河也真是漂亮,而且是黑色的。司機直說我們運起很好,因為通常這條河是混濁的,今天突然河清,大家看到的黑,是河中的沙子,也算是難得一見的風景。但車子又往前開了一段後,我跟另一位師姐就叫了出來!

 

「這不是你在車上做夢的景象嗎?」

 

沒錯!漂亮的水景,旁邊還有兩座山,這跟我的夢境是一樣的,這怎麼可能?難道我夢中看到白色斜屋頂的房子,會是大聖爺廟嗎?這換我困惑了起來!想說老頑童會有答案,但他跟司機在聊天,沒注意到我滿是疑惑的表情。

 

路標不斷的出現,加上我夢裏的景像,大家可說是愈來愈緊張了,不知道大聖爺廟會是什麼樣的情況?就在既驚既奇的情緒下,我們開過了一個叉路口,頓時老頑童警覺的要車子回頭,原來我們經過那雙叉路口了,我們應該要左轉,而不是順路一直往右開,於是我們掉頭往回走。

 

在雙叉路口附近,我們看到一棟建築物很多人聚集,原來那是當地計程車的匯集地,只是這裏的計程車是機車,而不是汽車。我們下車問大聖爺廟要怎麼走,沒想到竟然沒有一個人知道,照理說應該離這地點不遠才對啊?好不容易到達最後一個指示的地標,怎會沒有人知道大聖爺廟在那呢?高興的氣氛,頓時又跌到谷底!

 

「我知道大聖爺廟在那!」,一個婦人從房子後面快步走了出來。

我們彷彿看到救星,這是第一次出現這麼有確定答案的人!

 

這位阿婆下山買菜,來到這轉運站,想看看有沒有好心人,可以免費載她回山上,如果我們再晚個幾分鐘來,她可就會上山回家去了。我們接阿婆上車,除了問大聖爺廟怎麼走之外,也問阿婆住在那,但這一問,我們像被雷打到一樣,在車上所有的人都呆住了,阿婆竟然是大聖爺廟的現任住持,這怎麼可能,我們就這樣誤打誤撞的載到她!

 

在叉路記得要左轉,好像很簡單的指示,但也不是人人都能因為有這個提示,就可以開到山上,因為路上都有草長進路來,根本快看不出是道路的樣子,而且有一個地方還要右轉,那轉彎的地方如果不是知道路的人,也看不出來有路可以轉彎,也就是說,就算我們可以自己從前面的雙叉路口左轉到這邊,也會因為茫茫野草覆蓋,而找不到往大聖爺廟的路。「傑克」,祢真的太神奇了,I 服了YOU!祢還安排一個關卡--「最後帶路人」,讓我們觸動了隱藏NPC,如果沒接到她,那我們可以說是前功盡棄,功虧一簣,入寶山而空手回了!

 

隨著比人高的雜草,一一被車子排開,一看到大聖爺廟,我又呆了,白色的圍牆,斜屋頂的建築物,這真的是我夢到的景象!在菩陀山是過去夢,在來大聖爺廟前是未來的夢,我是瘋了嗎?「傑克」,祢到底在我腦裏做了什麼手腳?

 

不曰:大聖爺廟以前很風光,但卻日漸衰拜,荒廢到連當地人都忘了它的存在。

     大聖爺廟之前的住持往生了,現在只剩下幾個人,感覺她們像是死守住

     廟,令人不勝唏噓!

 

大聖爺廟,平常已經很少人會來了,而且我們是從台灣來的,還不知道正確位置,竟然可以找到這邊,這太不可思議了,她們覺得這一切都是大聖爺安排好的,我們像是動物園的猴子一樣,一直被她們看著。大聖爺廟是一個很老的木造建築物,有些地方已經坍塌了,甚至還有漏水,但依我們現場看到她們擁有的資源,她們很難去修復。我們逛到大聖爺殿堂前,想說經過一番折騰,我們終於找到祢了,心中有一些得意。平常很少拍照的我,突然想拍下這考驗我們的大聖爺神像,於是我去擲筊詢問可不可以拍,大聖爺竟然馬上給我蓋筊,這讓我不敢拍,因為我怕往後會遭到大聖爺的戲弄,這一路來見過祂的戲法,這可不能鬧著玩,否則我會像陀螺一樣,被玩到暈頭轉向,而且大聖爺又是太子爺的好朋友,我怕祂們要是聯手,我會被玩得更慘!

 

跟我們一路「參觀」的司機,其實是最驚訝的,因為他一路上除了知道我們真不曉得路外,過程所發生的轉接點故事,他卻一一親身經歷,加上我夢境的描述,他很納悶我們這一行人到底是什麼來歷,為何這麼的神奇,一路有奇蹟發生,好像我們都不怕找不到地方!而當他把香插在大聖爺前面的香爐時,香突然發爐,這可嚇得他退了了好幾步,讓他在大聖爺廟時,都是驚魂未定的狀況!我想他心裏應該想一個問題:「難道真的有神嗎?」

 

大聖爺廟不大,我們一行人參拜完後,自己逛自己的。廟裏菩薩前,還有古老的油燈,有位師姐逛到菩薩面前時,油燈突然自己燃燒了起來,讓她目瞪口呆。雖然我沒看到那油燈自燃,但我相信那是屬於她的機緣,就像我作夢一樣,是屬於我的造化,各有各的學習與提點!

 

不曰:我們的出現,給了廟裏阿婆們希望,認為這是大聖爺給她們的顯化。我們

     這多出來的神奇一天,原來是不單單只是要找大聖爺廟而已,而是完成人

     們口中的「神蹟」。對我們而言,不懷疑,堅信到最後,就可以有答案。

     對大聖爺廟的阿婆們而言,一群遠在對岸的台灣人,竟然可以找到這被遺

     忘的地方,這如果不是被祂們安排好的,怎又會如此的不可思議呢。一個

     故事,卻給足了兩群人信心,果然祢們的頭腦不是人,連做一件事都有多

     功的效益。

 

在我們離開的時候,阿婆們全部出來送行,依依不捨,差點成為十八相送。我在門外看著整個大聖爺廟,心中百味雜陳,如果是梁朝偉,不知他會怎麼演我心中的感觸。我趁著空檔,想把廟的全景拍回去,沒想到就在我把手機拿起來拍時,不知那邊突然飄來了一片雲,把廟巧妙的遮住了。都在外面了,大聖爺還是不給拍,有那麼見不得人嗎?啊不是,有那麼害羞嗎?我只好收起手機,走上車,準備離開大聖爺廟,前往上海。

 

 

待續...十三、與神對話

創作者介紹

常愚居舍

不加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