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:不加冰

 

我從來沒想過要去西藏,但事情就這樣發生了!因為,有一天我在打坐了時候,我看到了景象,有時我真懷疑,練到睡夢羅漢拳的是我,而不是蘇察哈爾燦!

 

在打坐中,我只看到一個畫面,滿滿綠色的植物中,中間有個顏色像深紅磚色的建築物,沒有聲音,就這樣一個畫面,然後我就醒來了。這畫面又是什麼意思呢?

 

我到九華殿擲筊,知道這是一個有訊息的畫面,但其他的資訊我就完全問不出來。於是我使出絕招,再擲筊問是否可以請教在大陸的老頑童,結果答案是可以的。為什麼我會這樣問呢?因為那一段時間老頑童在忙,不常上線,所以這樣擲筊問,表示最近可能有機會在線上遇到他,再不然祂們也會發個電報給老頑童,說有人在找他。

 

果真過沒幾天,老頑童在線上出現了,而我就差點因為晚到幾分鐘就與他錯過了,因為我下班的時間除了不固定外,還都很晚,差點失之交臂。

 

我向老頑同描述打坐中看到的畫面,他思考了一下,叫我到大殿去問看看,我看到的畫面,是不是西藏布達拉宮。西藏布達拉宮,對我來說是個好遠的地方,但跟我會有什麼關係呢?難不成我還在那邊當過喇嘛?我到了大殿擲筊,沒想到筊直落三,毫不拖泥帶水。

 

我趕緊向老頑童回報這個消息,他只淡淡的說有機會就去西藏一趟。誰會想去西藏啊?會得高山症啊!雖然我不清楚西藏跟我有什麼關係,但我也不可能一個人去,我也沒辦法請那麼多天假去,而且遠到我也沒興趣去,所以去西藏的事,應該要等來世了吧!所以西藏這件事,就一直被我拋在腦後,想也不會去想。

 

過了約莫一兩個月,大家在九華殿聊天,我一樣又是上班而晚到。大家有在想說暑假可以去大陸玩,討論還有去那邊可玩,是去西湖找瘋和尚,還是再去普陀山享受那幽靜,這時一位師姐說了一句話:

 

「老頑童好像要去西藏,我們可以一起跟著去嗎?」

 

頓時,我好像被電到,西藏,這個地方,不是早被我封殺了嗎?怎麼會在這時候被提起來呢?當初知道我打坐看到西藏的人沒有幾個,而今天現場沒有人知道那件事,這是怎麼一回事呢?

 

「你想去嗎?」,師姐問我。

 

其實我腦中是有點亂的,因為怕這趟的旅費很貴我無法負擔,一方面公司又不一定能讓我請假,但我嘴巴還是不自主的說出我想去三個字!

 

不曰:我早已忘了西藏的事,但這次的感覺像之前去山東,聽到要去泰山一樣,

又是一個吸住我的KEY WORD

 

於是我先請師姐確定好時間與費用後再跟我說,我是否能如願去成,還是未知數。我晚上想了很多事,除了最現實的錢外,我也很怕得高山症,而且第一次去到那麼高的地方,會不會掛點也不清楚。腦中跑出好多好多的擔心,就在我想反悔放棄的時候,心裏出現了一個聲音:

 

「這次不去,就真的等來世了!」

 

沒錯!有老頑童與大家的陪同,這麼好的時間點還會出現第二次嗎?我想這樣的機緣很難再促成,不把握這次,那就真的沒機會了,於是我下定決心,要去西藏一探究竟!

 

過了幾天,大家有與老頑童聯絡上,西藏之行,就這樣確定成行了!這次行程總共十天,我們搭火車,而且是軟臥的車廂,從北京搭到拉薩,單趟在火車上的時間約是三天,也就是說我們會有72小時,都在火車上度過。這次十天的費用,師姐找到便宜的搭配,還在我可以負擔的範圍內,但十天的假要如何解決呢?我再詳細看了一下出發與回來的時間,我笑了,因為我有解了!

 

不曰:我本身是從事大眾傳播業,每星期需錄製節目,否則電視台會開天窗無法

     有內容播出。我看到時間表會笑的原因,是因為主持人剛好在那時間點附

     近要出國,所以請假一星期,換言之,只要我在還沒去西藏前,先做好相

     關準備工作,一回國就可以馬上錄影,無縫接軌。祢們也太會安排了吧,

     請假點都幫我算好了,連之前積的假,馬上都派上用場了!

 

於是我們趕緊辦了入藏證、護照、台胞證,一行人準備向西藏出發。這次西藏小組加上老頑童,共有八人,剛好是兩個四人式軟臥車廂。

 

我真的像鄉巴佬,沒見過像北京車站那麼大的車站,整個人都有點呆掉了。除了進車站有像機場的安檢外,車站裏面竟然還有電影院,簡直就像百貨公司,通道上滿滿的人,而且還有人躺在牆角睡覺,好像車站就是自己家一樣。我們當天還不是假日,可想而知在假日時,車站會是什麼樣的慘況。

 

北京車站可說是人聲鼎沸,人流似乎永遠都不會停下來,一群人出去,馬上就會一群人進來,而人來人往的喧囂,會讓人愈來愈不耐煩,所以我們幾個人有點失去了耐性,就因此被修理了。老頑童義正嚴詞的說:

「會提早到車站是有原因的,可以測試自己在這紊亂磁場的地方,自己是否能夠平穩,是否可以與自己的老師連上線,如果連最基本的平穩心境都做不到的話,那西藏就可以不用去了!」

 

頓時大家鴉雀無聲,也在為自己被環境引發的心浮氣躁而懊惱,幸好此時服務員送上我們的餐點,才化解了沉悶氣氛的尷尬。過了一會,時間也快到了,我們再次整理心情與行李,準備踏上西藏之路。

 

北京車站的月台真的很大也很長,我們找了一會才找到我們要搭的火車。由於八個人中,只有我與老頑童是男的,所以我跟老頑童與兩位師姐,在同一個車廂,另外四位師姐則是在離我們不遠處的車廂。

 

有臥舖的車廂,就像在電影裏看到一樣,火車的走道是直接靠一邊,而不是像國內的車廂,走道在中間。軟臥除了床真的比較軟外,比硬臥還舒適,據說硬臥是六個人擠一間,光想就知道是沙丁魚擠法,感覺像是被關禁閉,幸好我們有訂到軟臥,否則這三天不知道要如何過,會不會每個人離開火車,全身都像殭屍一樣硬梆梆的。

 

「那要怎麼洗澡?」,一位師姐問到。

 

由於車廂只有廁所,並沒有浴室,所以真要洗澡,你只能在廁所用濕紙巾擦拭身體,加上都在車廂裏,基本上是不會流什麼汗,也不會太髒。那想要吃飯怎麼辦?火車有一節車廂是餐車,可以到那邊去購買,不然就是一些特定時段,會有服務人員推車出來賣便當。車上還有熱開水,所以想泡泡麵,也是可以的。

 

但在火車上的這三天,時間要如何打發呢?這真的是一個大問題,四個人,關在一間房,看久了也會厭。幸好我有帶書,還可以利用時間看,但沒想到書還是撐不了多久,不是說書看完或是難看,而是整天都在一個空間裏,那是會讓人煩躁的,最後連書都會看不下去。

 

「我們來玩牌吧!」,『哆啦妹』拿著撲克牌,從另一個車廂來找我們!

 

撲克牌就像我們的救星,可以讓我們分心,不去想整天在軟臥的不適。但玩了幾把後,由於『哆啦妹』老是輸,於是我們就開始想還有沒有其他玩法,結果我教大家玩撲克麻將,沒想到大家竟玩出興趣來了,還欲罷不能!那三天,我們每天玩撲克麻將,一玩都好幾個小時,這小小的樂子,可是像沙漠中的綠洲,解救了我們,連其他的師姐,也偶爾都會來插花玩牌打發時間。

 

除了玩牌外,吃,也很重要。在車上第一天清晨,推車竟然有賣白粥與饅頭,這讓吃素的我們如獲至寶。因為車上的伙食真的不太好,而且幾乎餐餐都一樣,飯也有時熟有時沒熟。幸好我們自己有帶一些重口味的食物還有泡麵,湊合混搭著吃還可以!在軟臥車廂裏吃了幾天後,我們終於出關了,我們八人就出車廂透透氣,到餐車用餐,除了換換心情外,還有一個原因,那就是我,因為我開始有高山症的症狀了!

 

由於海拔愈來愈高,所以大氣壓力也開始有了明顯的變化,我原本以為我體力最好,應該是我最沒有問題,沒想到我卻是八人中最慘的。那感覺像頭被緊箍咒綁著,一股壓力往腦中壓,說痛也不是痛,但卻比痛還令人難受,然後腦悶中還有腦漲,像是腦中所有可以發生的不舒適感,一下子全部都發生了,來緊緊相隨,至死不渝。我一直想將頭去撞牆壁,想用更大的痛,來緩解不適,但還是一樣沒辦法,想死卻死不了的感覺,是真的很痛苦的,要去西藏的人,真的要三思再三思。

 

我想說走一走,到餐車透氣可以好一點,但還是一樣,結果我飯勉強只能吃個幾口,就再也吃不下了。我走回軟臥後,坐在通道旁的椅子上望向外面,看看風景。天啊!火車竟然跑在山頂上,可說是一望無際的高,你就知道當時海拔的高度有多高了!外面的景色真的好漂亮,好壯觀,是從沒在網路上看過的奇景,頓時我忘了高山症的痛苦,沉醉在這美景之中,但那景色,讓我有莫名鄉愁的感覺。

 

不曰:高山症的不適,是會一直跟著你的,除非身體可以在這段時間調整過來,

     否則吃什麼藥都沒用。在還沒到西藏前,我就已經先吃了約三個星期的紅

     景天,但還是一樣沒用。在火車上也買了特效濃縮液來喝,但還是一樣沒

     有效用。

 

當下我覺得我可能會死在火車上,真的快不行了,我幹嘛折騰自己,跑來這麼高的地方害自己。我一直躺在床上,希望能藉由睡覺,來忘掉痛苦,但愈睡愈睡不著,因為你幾乎整天都是在睡,最後變成躺也不是,坐也不是。其他人難道都沒事嗎?在高度愈來愈高之後,大家也開始有些症狀跑出來了,所以牌局也沒開打,大家都各自在軟臥痛苦中。我最後只能打坐,希望能藉調快生理循環,讓我的身體趕緊適應高山氣候。但沒想到一打坐下去變得更痛苦,因為那個痛苦的感覺,在打坐時會被放大,但我也無計可施,只剩這條路可以走了,天啊,誰來救救可憐的我。

 

在這充滿絕望的感覺中,我彷彿感覺來自腦中的壓力變小了,真的有人來救我了嗎?這時老頑童冒出了一句很科學的話:

「火車已經過了最高峰,高度現在已經往下降很多了,我們快到拉薩了!」

原來不是有神明聽到我的求救訊號來救我,而是因為高度已經往下降了,所以我才覺得腦中的壓力變小了,我還以為我求救成功,我還以為這邊夠高,所以訊息傳遞的快,看來我真的想太多了。

 

老頑童之前曾來過一次西藏,那次他們是搭飛機,他一出飛機門,就馬上感受到高山的大氣壓力,所以他就先去飯店,躺在床上好好休息,讓身體先適應西藏的環境,但他卻因為躺在床上休息,差點被嚇死。

 

「醫生,快救我,我快死了!」,躺在床上的老頑童,聽到隔壁傳來的叫聲。

 

那叫聲的淒慘程度,像是從地獄爬出來的哀號聲。過沒幾秒鐘,隔壁傳來門被打開的聲音,然後像是有人急跑步突然跌在地上,然後哀號聲就不見了。原來是隔壁的房客衝出門外,不小心跌倒暈過去了。事後老頑童得知隔壁房客,因有生命危險,所以馬上坐飛機被送下山了。西藏,真的是一個不好混的地方,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安全的上來。

 

我們到了拉薩已經是晚上了,但終於可以腳踏實地了,那感覺像是從高山地獄中解脫了。西藏的空氣真的很新鮮,雖然晚上有些涼意,但還是很舒服。由於拉薩海拔比較低一點,我真的也好了很多,但導遊還是很謹慎的提醒我們,別因身體不適有好轉就掉以輕心,而小看高山症,更提醒我們第一天晚上千萬別洗澡,否則本來沒事,可能會因此讓高山症發作,到時就得不償失了。而我這麼怕死,當然就謹遵導遊的教誨,不敢洗澡就準備去睡覺了。

 

 

待續...十六、納木錯湖

創作者介紹

常愚居舍

不加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