業力觀照己不知,自看心性法空明,誰能內觀止於勤,必得業力之解因。
輪迴千世己不知,遺忘當年靈之覺,只知靈魂高大諸,不知現今靈之處。
觀照前身改自性,習慣養成難知覺,搖搖擺擺人間思,立場不明難決斷。
道法陰陽兩相合,界定氛圍很明確,非是凡俗之人思,黑白莫明能獨斷。

中庸一詞取調合,不疾不徐且不亂,非是黑白混一團,黑黑白白難分辨。
道法之中養真氣,吸取宇宙萬物思,取決平衡與中道,非是妥協來談判。
談自身、立場明、態度緩、人能容、不搖擺、不隨風、不看事、不倚偏。
心中之道已明確,只是不尖不銳不害人,非是現今常人做,搖搖擺擺如芻狗。

誰家養你誰家奴,有肉可吃即睡覺,搖臀擺尾討歡喜,只為肥肉吃入口。
此乃迎合無自性,原則不佑仍向利,非是中庸取之道,炎黃子孫非此性。

欸呀!前段吟詩如不懂,古人古話說原則,此乃炎黃子孫姓,歷史悠久文化明,中國古代為禮儀之邦,『守禮守分不踰越,君子明堂不欺暗,婦女守德且守分,所有鄰里齊相助,一方急難八方佑,只因心中皆有份,守己助人不濁惡。』這幾句,這老掉牙的空談,街上、路邊舊書攤隨便抓一把,通通寫著。小時候聽大人講,長大後聽老人講,然後又聽到孩童學語,朗朗上口。

然後呢?希望別人做到這點,對你守己守分,欸希望啊?都希望別人對你,守己守分,結果你自己都不幹,這叫學會了,學會啥?學會了『要求別人自己不幹!』大家都希望,這世界變成這上面講的鄰里相助啊,一方有難八方救急,所有人來救你,是吧?然後,男人光明正大,不欺暗室,不做胡作非為,雞鳴狗盜之事;婦女守己守分,遵從三從四德。要求別人都這樣,希望別人這樣幹,是吧?別人沒做到,我們大家通通指責,指責啥?『你沒幹!』結果不斷要求別人的過程中,只有一點忘記要求,『嘿!那就是自己,自己永遠不要求。』

那叫守規矩?還是每個人都在當初就這樣?深怕別人把柄,談論的叫別人是非,結果自己呢?搞不懂,永遠說:「我沒有!我一直沒有,我是善良、我好意、我不希望別人怎麼樣,我不希望別人怎麼樣!」有哇!有希望自己怎麼樣了嗎?有,我希望我有錢、我有名、有利、我妻小滿街堂、最好這一家望過去的房子全是我太太,男人啊!是啊?

女人呢?現在也是在光明正大了嗎?女男平等,現在叫女男平等,不叫男女平等,要先尊敬女性同胞的權利,要尊敬她的所有的平等啊,千萬不要再打壓婦女同胞,現在不是都這樣講嗎?所以女人現在也是,有名有利,有富有貴,最好這一街望過去,裡面養的男人都是我的,做牛做馬,對吧?那現在大家也都可這樣講。

何謂『中庸』?世人現在看很多事物,我取於『中立立場』,『中立』哎呀!這套學說古代很少人講,這道家裡面講叫中庸之道,中庸之道!中庸是你立場分明,你不疾不徐,你不恭不克,和緩圓融,如兵法所講『不戰而屈人之兵』。你心裡有很明確的立場與表態,只是你在言語進退中很和緩,你對事物的取捨中非常平衡。而不是現你們現在世人所講的,我站在中立。站在中立只有一點,除非你兩邊不碰,你完全跳出超然的立場,你啥事不管,可能啊?不然中立有一錢途之事,隨時準備靠邊,為啥?黑的你也能扮,白的你也能扮,然後還拼命告訴自己:「欸!這叫中庸之道,這是聰明的辦法。因為我不斷的擴大黑的層面,也擴大白的層面,在那過程中,我隨時可以變臉。」幹啥?你們全是四川人,唱那個「變臉」啊?演戲就好了嘛!幹嘛做人,是吧?多準備幾張臉拼命換,結果不黑也不白,不黑不白叫甚麼?

如果你看太極陰陽,『陽』代表天,『陰』代表地,是吧?陽代表的我們講,叫光明人間界也好、所有的陽性生物也好!有生靈。陰界代表我們講,有靈魂、鬼魅、精怪。欸這個中國人這樣談啊,我們仔細看,你如果取決那中道,你把自己一半抹黑一半抹白,對吧?你那叫太極?我學習古老的太極,師父我的看法,如果白代表人,陰代表鬼,那你把自己抹的又黑又白,那我可不可以說你,人不人鬼不鬼啊?是吧?

這些故事,絕不是你們講你看人家講甚麼趨炎附勢,牆頭草風吹兩面倒,然後後面的故事叫兩面不是人。常有師父跟我講:「哎呀~這個也幫那個也幫,幫到兩面不是人啊?這邊講講好話,那邊講講好話,你看師父,我學你說做人要圓融。」如果你問我此事,我說:「你學會狗腿拍馬屁,還有你學會胡說八道,學會幹啥你知道嗎?學會講是非流言,因為你要對這邊講好話,應付他的想法,你必須抹黑另外一邊應付他,在他面前罵他,然後好像你在勸他,最後叫他放鬆啊,結果你也把這個對方罵完,然後,對方又跟你談這一方怎麼樣,你又把這一方罵完,然後回去跟他狗腿一天,然後叫他也放下。好像你在居中協調,其實你在製造更大的紛亂。

然後,如果有一天,不巧不妙,運氣太好!這兩方又多了一個所謂的事件連結,大家都說:「我們敞開心門來談話,秉燭夜談到天明,只因一時知悉力,仇恨皆可拋腦後,欸~這就是商業講,沒有永遠的敵人與朋友。好!這兩個秉燭夜談,捨棄前嫌,為了一個共同的目標前進那一刻,哎呀!原來中間有一個小人搬弄啊?那叫兩面人,哎呀!每每就大家都說:「你看那個人能當朋友嗎?對吧?這個人狗屁不通,這裡講你壞,那裡講你壞,是吧?」我們是不是討厭這樣的朋友?周遭通通有,那個是小人啊?那個見人說人話,見鬼說鬼話,很好!那他對你們兩邊講完,你們哪邊叫人?哪邊叫鬼啊?見人說人話,見鬼說鬼話,那就搞到不人不鬼嘛!欸~是吧!很有趣的一個哲學思想啊,是吧?然後說是你們發展出來,說這個叫中庸,叫師父講的---挑戰。

挑戰是要不讓他造成衝突,又能讓他立場明確的安撫他,可以講話很客觀。不是你們講的,我們擠在黑白中的灰道,別人說黑的錯,我馬上往白的,再說我是白,別人一說白錯,再馬上往黑的走,說:「我是黑,那個白錯。」你們搞啥?搞到沒中心思想,你們真的不會做人,是吧?你們永遠沒有在自己的思考與明確的立場上存活,說那叫中庸?我看那叫狗腿、趨炎附勢!然後這故事剛剛講完了:全部人都搞完,然後回頭說這個人很糟那一刻開始:「小人啊?小人啊?我們兩個以後都不要再禮遇他了!」欸這個人是沒有誠信,試問各位看倌啊,你當作師父我現在在那弄堂裡面說死?各位判官請教你,你們哪一個沒幹過此種事啊?哪一個?你們常常嘛幹!對吧?這叫中庸?不對!

那個思想是你不急不徐,你不會急躁,你不會刻意,可是你很努力的在前進,在那過程中無私無得,是啊。老是在講這幾個字,講到我都覺得叫陳腔濫調,這無私無得,我要想一個好名詞來講,不然連我自己都受不了這幾個字,沒事還要跟你們講叫隨順機緣,我也想不出新名詞,我真的要思考,講完,每句話裡面都要帶這幾個字,不斷強調。

仔細看,絕不叫取決於中庸,叫自己不認識自己,你搞不清楚你自己是啥!你中間沒有一個原則,沒有原則的人才幹這種事,所以搞的人生所有事件,都沒有原則可行,沒有紀律可行,他永遠沒有一把尺可衡量自己,他只是在所謂的幹甚麼,這個我們就講現在有一個很厲害的名詞叫做『粉絲族』,眾人說好我奔跑,眾人說差我吐痰,再問看倌為何跑?他說師父我不知,再問為何來吐痰?他說大家吐我也跟著吐,我說再問看倌?此舉何用?報告你師父,我還沒考慮完。

人世間怎麼會有苦?怎麼會有思慮不清楚?哎呀!那個我們今天不談,太嚴肅!取決在我要與不要,在中間搖擺那一刻,下不了決定,那感覺像啥?哎呀~像是泡溫泉,那個腳有沒啊要試水,泡的溫泉滾燙,那個腳就踮著尖踮幾下,先試試水溫,這又期待又怕受傷害,泡溫泉養容健身,欸對吧?可是他看到,總要先想半天啊。這比喻不太好!只是說說笑話。

您看每件事不就在這樣嗎?我不要啊!我不要,拿著滿手說:「我不要。」然後跟師父講:「這中國老人家不是要我們客氣嗎?」他說客氣是真不要,說謝謝你,手不能伸出去。我說:「你已拿了滿手,還說你不要?」啪~打他一下頭,我說:「你這個叫說謊,不老實,你不叫客氣。」

很多的觀念取決分白,不要模稜兩可,永遠找不到真理,中庸是叫你取決於圓融,做事中有無私無得的觀念,不是叫你搞得模擬兩可,黑白無法判,那個就是你們世間講的搖擺狗,搖擺狗滿街搖啊滿街搖,看到肉搖幾下,搖頭晃腦吠幾聲,吃到肉口吐痰,回頭咬咬臭乞丐,看到皮鞋亮晶晶,搖頭走搖頭走,再擺尾再擺尾!哎呀!有肉吃來擺擺頭來,搖搖尾,沒肉吃咬幾口,謝謝地,為啥子?為啥子?主人一句話,那個狗眼看人低,真勢利啊?真勢利哦,不錯吧?

各位看看,這師父說書功力也不錯啊?你們今日來到不叫課堂,叫來到弄堂口。人都不想做這樣的事嗎?是吧?師父剛剛那個打油詩,那叫做急口令啊,那急口令的名子叫『搖擺狗』。唉呀說笑話,今天全說書,沒講道理,大家別當真啊?我沒有污辱社會大眾的一些行為與意思啊?說書嘛!說說而已嘛!好笑啊!

道家講中庸,心理只光明大,肚裡賢德良,這一套搞到世界變成一套叫搖擺狗的哲學,師父傳法至今,歷經千把生處,真的唯一絕對佩服人類無上的創造潛能,一套好好的中庸哲學思想創立到今天,已經變成搖擺狗哲學。這個果然我們講,科學日新月異,古老中國傳統已改變,科學變了,為什麼?古文明時代,已進入卡通時代,不錯啊!動畫嘛!3D,有進步,有進步啊!

今天再來談,再把那個太極的圖形,也就所謂你們俗稱講的人間的「太極拳」。『哎呀!這個人,太極拳打的好!借力使力不費力。』你就告訴我你利用別人就好嘛!你把中國古老哲學真的是貶得一文不值,教你做好事的全當在利用別人。太極拳,無形無意,取決於自然,心中一念集中畫方圓,拿來可養身,外可禦敵,真正用來是養身用,不是拿來禦敵。好的方法拿來全變攻擊別人的利器,這也不就你們講:「發明一個武器,只是為了殺死更多的人,我不要發明!」

欸每個人都這樣講,可是到最後不發明怎麼辦?「師父啊,對不起,我為了填飽肚子,養活一家老小,上有三代的高母,滿街滿谷的小孩,後來娶了一大堆妻子養不活。沒辦法我只好犧牲我自己,背負這千古的罪名,我來製造一個殺人的利器,有責任我承擔,師父我大無畏啊!」哦!好大的無畏啊?好大的甚麼無畏啊?好大~無畏?無畏就是「無所謂,好大的無所謂,叫做管他去死。

仔細看,今天全說書,絕沒有批評任何人啊,這個切記,不斷地聲明,此份言論,只是為了搏君一笑,絕沒有立場,哎呀現在師父也學會巧善,我現在也要站在灰白一帶,省得被攻擊,對吧!濟公雖然濟公,搞不定你們,也變成濟公肉頭了。

你們看整個世代的故事,幾個博大精深的學說,我想連西方世界都不斷在研究,兵法三十六計、老莊哲學,全用在高級的研究學問上,他們用的是甚麼?一個管理的思想,而不是攻擊的戰略。而是在取決於過程中能得到和緩,還能得到真正管理或運作的目的。取決於善念,可是如果這樣的方法行之不當,就像啊師父剛剛所講的兩個笑話,那不就把中國老人家的智慧全部改變?然後每個都跟我講,像剛剛一個叫「大無畏」,幾個說:「師父,我中庸。」欸真是的。

「大無畏」兩句話,佛家講的「大無畏」,無有恐懼,無有得失,看透生滅,大無畏。拿來用在人世間叫「大的無所謂」?這我也頭痛,我說:「你的創造力不錯,創造力真好!人類的演進史,我想真的如你們所講的,神佛跟不上你們的世代,是我們要調整,真的很對不起啊?我們進步的文明不夠啊?你看一個中庸變成「搖擺狗的學問」,一個大無畏變成「大的無所謂」,哎呀!一個犧牲奉獻傳承的精神,拿來掩蓋自己的私利。

我唯一在人世間停留的這個幾千春秋,我覺得人進步最多的是甚麼?真是腦筋的思考變靈活,學問變多,研究的精神越來越有!研究甚麼?找藉口,那藉口真的千奇百怪不打緊,還能講到我師父會心的笑出來,前幾日我們在研究中庸與大無畏的故事啊?師父我為了人間去請法,就你們講,我們把它講得像神話故事啊?今天這弄堂講課當然要有點精彩,大家才聽得不會打瞌睡啊?

上到玉虛三界探老君,我說:「請教一下,道家老祖宗,您這原始大天尊弟兄啊!」我叫祂「原始大天尊弟兄」啊,「這中庸之道何如解?」我就把這搖擺狗思想與祂談論,結果好幾日看不到祂!近幾日想要敲門與祂辯辯經,講講道理,那個玉虛三門外已派三千童子把老衲擋著,我有把人世間傳承給我這一套的方法,我學起來,我去與祂談論一個叫『灰白思想中立』,祂默默不言,你看這幾日,要上山門,祂已把三千童子都搬出來,祂說:「有種看到這濟公老和尚走上山門,全部拿掃把打祂。」祂說:「為啥一個好好的思想已被踐踏成此地!」祂正老淚縱恆,我說啊還看不透,修到這個三界之外了,有甚麼好?祂說:「應該是我們真要閉門思過,好好檢討,如何應付這些人的藉口。嘿嘿~這些藉口厲害,厲害到無以招架啊!甚麼道理都可扭曲,這真是個厲害。」

好!師父絕對不是不幫你們去請法,為什麼?你老是叫我要迎合你們的社會,我學習嘛!這幾套還真厲害,不是假的厲害,玉虛山門碰釘子,唉~摸摸鼻子,不給去就不給去,對吧!又學你們一句話『隨順機緣』啊,也不想我把人惱怒,一套好好的中庸哲學思想,我把它踐踏成搖擺狗,然後我也覺得學個人類好了,要先進世俗一點『隨順機緣』,來則來,去則去,不給我去,我找佛祖嘛!還有一個『大無畏』沒問到,那這個師父也悟出人學習的這些事。

又上了西方極樂,面見佛陀老祖宗,「哎呀!老祖宗啊,老祖宗啊!小生有一事難解。」祂說:「何如?」我說:「老祖宗,我最近在這人世間學會一套『大無畏』的新方法,我想與你談談見解。」我又把剛剛那故事講一次,祂默默無言。我說:「這好像反正都有理,因為世人講,講雞生蛋?蛋生雞?吵到現在無人有理嘛!所有事都要模糊厲害,即使有證據也要給扯著撒謊,沒人要承認!佛家有一套頓教法門現在好像快要失傳,如果給他們這樣扯下去,我看不要叫頓教,頓教是停頓的那個頓,叫頓教,『立即當下』,我說要把它改名子叫『鈍』,魯鈍的鈍,差不了多少意思還能顯成同字叫『鈍教』,這叫笨蛋的教,因為講不贏人家,這叫藉口實在厲害,總在談大無謂業。我說:「佛陀,你何解?」這兩句話談完,佛陀入定去啊!這下糟了,每個地方全碰壁!結果,師父我這兩天驗證回來,只能佩服各位看倌,你們這幾套學說已經完全打敗我們了,恭喜你們人類的發展文明因你們而偉大啊!

真的!我老衲有幫你們講話嘛!這個師父總要幫弟子去解惑、授業,我幫你們請教。你看師父用你們這幾套學說有沒打敗三界佛國啊?師父就回來要跟你們今天上這堂課講的就是,佩服你們!這幾套學說真的是無人能解,因為胡說八道,總沒道理嘛!要講真理,真理只有一個。如果要胡說八道,那個真理也不叫真理,錯也不叫錯,對也不叫對,大家要扯就扯不完啊。這套幹嘛?發明的厲害。這如果在電腦世界裏面講,你們叫『超級病毒』,還沒找到程式啊?師父會努力破解啊,會努力破解。

還有今天為什麼一直在講笑話?我心裡挺開心啊,這個胡說八道衝擊宗教界,那個古代師父叫『吃肉喝酒爛和尚』對吧?把幾個宗教界大師氣得早登極樂啊?然後所有的和尚都快不成和尚,被我搞得啊?你看只有我中間有一個功能叫胡說八道,你說對的,我就說黑的,你說白的,我就亂講話,為啥?其實真正只在求真理,不是出於幻相,不是你表面說過啥?而是你心裡真有沒佛。

才會有你們老是把師父掛在嘴邊,把師父這句話來用於人世間,反駁那些素食主義者、不殺生者說:「古代有高僧談過此話:酒肉穿腸過,佛在心中坐,對吧。」我這句話也給你們用來背了一身的罪業。因為為什麼?勸人家不殺生是佛家,你拿我這句話堵他,對吧!所以因為我要吃肉就吃肉,你沒事又把我老人家扯進來,幹嘛?害我沒事又去面壁三年背一堆業,你們也厲害。

你看不只他們,剛剛找佛陀,找這原始天尊兄弟,還有我濟公活佛也落難了,所以我只能說:「佛力擋不了業力呀!這業力極大,我老衲甘拜下風,結果我解釋那個『酒肉穿腸過,佛在心中坐』的原因,最後我想告訴他們,當你心中無爭無私,你已證佛道,你布施行善,你不管何物,你入肚中皆無味!還有一點,老衲很想請問一下各位看倌啊,真的幫我做一個市場調查與訪問。欸講這句話的人,請教一下,他得道了嗎?他證佛位了嗎?還是他是羅漢轉世,有過這功德果量,渡化世間亂象啊?如然沒有,切記這句話不要再說我講的啊!你看黑的扭成白,功力高強,哎呀!各位看倌,我真的要請你們廣大的為我宣傳一下,你們人間的這套哲學思想,老衲會慢慢悟透啊。

可有趣嘛,今天講課,講課不就是好玩?哈哈哈哈~課到此。

阿彌陀佛~

原文錄音檔網址:http://www.nezha.com.tw/first-dt-2.php?id=131

創作者介紹

常愚居舍

不加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